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开篇 玉石俱焚

建宁十五年,长安永阳坊一处低矮的小院中,荒草遍地,破败不堪的屋舍里一片阴暗,一个有些年纪的婆子倚在屋外的台阶上打着瞌睡,只是时不时用蒲扇扇去飞来飞去的蚊虫,嘟囔几句,再没有别的动静。

直到詹妈妈提着食盒摇摇晃晃进来,皱着眉嫌弃的踩着破碎的石板路一路走到她跟前,她才猛然惊醒过来,忙不迭起身来:“妈妈来了,我这是……在这坐得乏了。”

詹妈妈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食盒递过去:“仔细着点,若是夫人知道了你们当差的时候偷懒,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她说罢,理也不理一脸讪讪的婆子,转身就要走。这一处院落实在太过破旧脏乱,散发着一股子腐烂的霉味,若不是夫人要她亲自来这里看守着,素来体面的她又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是詹妈妈来了?”那间门紧闭着的低矮的屋舍里却是传来一阵无力低弱的问话声,那声音干哑且粗糙,难听地可怕。

却让詹妈妈猛然停住了步子。

她不敢置信地转回头望向那间屋舍:“方才是,是谁在说话?”

“是萧氏,”那婆子放下盒子,稀奇地走近了屋舍几步,隔着那扇紧闭的门听着里面的响动。

萧氏!詹妈妈脸色一变,脚下有些犹豫,但还是走近几步,开口道:“是我。”

屋舍里的人听到了她的声音,像是低低笑了一声,紧接着道:“怕是有好些时候没有见过妈妈了,妈妈可还好?”

詹妈妈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不安地动了动身子。

好在屋舍里的人也没有要等她回答,只是冷冷淡淡地道:“既然妈妈来了,就帮我带个话过去吧,让他来见我吧。”

詹妈妈的手有些发颤,脸上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惊讶:“你,你肯说了?”

“我这就去禀告郎主,你等着。”她急急转身,提起裙子快步就要往院子外面去,又想起来猛然转头低声吩咐那婆子:“务必看好了,等着我回来。”

婆子慌地连连点头,提着那食盒坐在门前,再不敢打瞌睡,只是死死守着屋舍不敢怠慢。

一直到夜色四起,长安城中响了暮鼓,永阳坊的坊门就要闭了,才有一辆马车匆匆而来,小院的门打开又合上,摇摇晃晃的灯笼进来了,有人来了。

婆子颤巍巍地打开了屋舍的门,微弱的光照进了黑暗之中,也让进来的人看清楚了屋舍里的情形。

狭小的屋舍角落里只有一张简陋的榻席,单薄的被褥下一个瘦削的人影撑着身子朝着这边望过来,灯光下她衣着褴褛不堪,形容枯槁消瘦如柴,面上泛着死灰之色,若不是那一双眼睛里间或还有些光泽,只怕与行尸走肉无异了。

进来的男子衣着讲究,一身松青柿蒂锦圆领长袍,腰间束带上系着精美的荷包玉佩,容貌儒雅清隽,只是走进门来便皱了皱眉,分明对这间屋舍里难闻的霉味很是厌恶。

只是他目光落在榻上的女人身上时,脸上忍不出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悦娘,你终于想明白了。”

他大步走到榻前,盯着那已经瘦得皮包骨的女人,嘴角扬起:“你若早些肯说,何至于受这些年的苦,我早就让人送了你回萧家安养了。”

听他说的话,萧容悦慢慢转过眼来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却是笑了起来:“萧家……我阿爷早就病死了,萧家的药铺田庄不也都落在你手里了,哪里还有什么萧家。”

不想她会如此说,男子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却并不慌张:“你都知道了,你阿爷病得重了,便把萧家的产业托付给了我,让我帮他打点。”

宽大破旧的衣袍下,萧容悦胸口起伏不定,喘息了一会才缓缓道:“我倒是忘了你的手段,就算阿爷不愿意也无济于事。”

男人却不耐烦再与她废话,他急于想要知道那个答案:“那座铜铁矿究竟在哪里?你阿爷临死前怎么都不肯说,我就知道他必然早早告诉了你,将铜铁矿交予了你。”

萧容悦盯着他,看尽了他眼中的贪婪与阴狠:“你先告诉我,卯儿在哪?”

男人很是厌烦,冷哼一声:“她自然是跟着阿娘。”又压低声音接着道:“你若是肯说出那座铜铁矿在哪,把它交给我,我就让你去见卯儿,也好母女团聚。”

萧容悦的身子微微发颤,一双手撑着榻席,勉强坐直了身子,向他咧嘴:“好,你过来,我告诉你,只要你让我见卯儿。”

看来还是母女情深,为了见女儿,死不开口的人也肯吐露实情了,男人更多了些得意,连忙上前到她跟前道:“好,你说。”

“那铜铁矿就在……”只是萧容悦的声音太过低弱,几不可闻,男人心急难耐,只好蹲下身去,凑近她跟前想要听清楚。

“就在无间地狱里!”声音却陡然尖利,狰狞可怖,吓得男人一个激灵,想要退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他甚至来不及呼救,只能茫然地瞪大眼看着扑上来的满是恨意扭曲的脸。

那张脸上没有了从前的温柔婉约,没有这些年来她的眼泪,也没有哀求,只有恨,无尽的恨。

他艰难地张嘴:“你,你……”

萧容悦已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软绵绵伏在他身旁的地上,仍然没有松开手:“卯儿已经死了,你还想骗我。”

声音颤抖着,绝望且疯狂。

男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伸出手向着门的方向徒劳地抓挠,想要让等在外面的人进来救他。

里面的响动终究还是惊动了外边的人,婆子推开门想要看了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却被眼前的一幕骇得惊叫出声:“郎主,郎主……”

到那位一身绫罗头戴金钗,面容娇媚的贵妇急急忙忙进来的时候,也被眼前看到的给惊呆了。

屋舍的地上已经漫开一大滩鲜血,男人就倒在血泊中再没有了气息,而一旁靠坐在墙上萧容悦手中还紧握着那支铜簪,一身血迹斑斑,看她进来才慢慢抬起头来:“他死了。”

贵妇人尖叫着:“你这个贱妇,你竟然敢……快来人,去请医官来救郎主,快……”

比起她来,萧容悦却显得格外平静,一双浑浊的眼中竟然有了笑意:“原本你也该死,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只能杀了他。”

“但愿卯儿不要怨我这个无用的阿娘,来世让她好好的挑个好人家,莫要再跟着我受尽苦楚折磨。”

最后一句话已经是喃喃自语,旁人也听不见了。

看着贵妇人气急败坏慌张地唤着人,还有那倒在血泊中死也没合上眼的男人,萧容悦终于慢慢吐出一口气,带着那丝微笑闭上了眼,就算是死,她也不是死在他手里,没有让他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