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九十九章 耳听为虚 眼见为实(第二更)

孟钰可不是常允他们这些纨绔,又是在御史台里任职,一心求个清正的名声,从不肯来满庭芳这样的地方,常允想了又想,只好道:“那,那就去圣贤居吧,那起子酸儒最爱风雅,孟钰恐怕也与他们一样。”

程漠掸了掸衣袍起身:“你请他,我便不去了,梁王殿下还领着鸿胪寺,我若是去了怕是反而不妥当。”

常允很是不情愿:“你若是不去,孟钰只怕是不肯过去,他与我可没什么交情。”

程漠想了想,倒是给他出了个主意:“卫尉府赵二郎不是与你走得近吗?汝阳侯府与卫尉府自来亲近,你倒不如请他做个东,请了你与孟钰,这样有什么话说起来也没个避讳。”

这倒是个好主意,赵二郎赵栋倒是个放得开的,常与常允他们一群人一处吃酒宴乐,只是常允不大瞧得上他,嫌弃他阿爷是靠着他阿娘母族起势,半点能耐没有却当了卫尉,不是勋贵出身。

他连连点头:“这样好,这样他也不会太过小心提防着我,我倒好说话。”

程漠笑了:“罢了,你觉着好就好,我便先走了。”

他刚走出门,楼上便传来幽怨的声音:“五郎君来了,连见一见我都不肯了吗?”

一把团扇遮住了一张含悲带怯的娇媚容颜,一双眼眸秋波盈盈望向程漠,像是深情,又像是哀怨,话语间是让人身子都酥麻了的娇娇嗔怪。

常允正巧也出来,一眼看见了那娘子,顿时笑了:“阿娇这是听说五郎来了,连往日的规矩都顾不得了,自己下楼来了。”

程漠却是有些不耐烦一般,看了一眼念奴娇:“还有事,改日再来。”

念奴娇那一双眼里的秋波眼瞧着就要变成泪珠儿,把常允心疼坏了,忙道:“五郎你也没别的事,卫尉府那边我让人去,你在这里歇一歇,横竖你那府里也没意思,你也不想回去听他们念叨不是。”

念奴娇这会子已经上前来,咬着唇期盼地望着程漠:“五郎君,我有话与你说。”

常允看着这情形,心里酸溜溜的,却也知道眼下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还有正经事要办,只能摇摇头:“五郎,我先走了,你留一留吧。”

他大步下了楼去,一边往外走,一边与向妈妈道:“你与阿娇说,别光念着五郎,我也没少送她头面首饰衣料,下一回也留一留我呗,也给我长长脸。”

向妈妈连忙应着,赔着笑:“阿娇她也念着郎君的,只是五郎君是正经好些时日没来了,怕生疏怠慢了。”

常允嘀咕着:“我也五六日没来了,怎么就不怕怠慢了我。”

待他带着亲随走了,向妈妈却是松了口气,转身回了满庭芳,吩咐小厮:“去教人好生看着门,若有客人来便说今日有客人包了场,请他改日再来。”

她回身进了楼里去,小心闭了门,遣了小婢出去,自己在楼梯上坐下,不教任何人上去。

进了念奴娇的房里,刚闭了门,程漠在榻席上坐下,淡淡看着拜在自己跟前的念奴娇:“起来吧,这里没别人,有什么消息就说吧。”

念奴娇脸上已经没了先前的娇嗔哀怨,只剩下一脸恭敬,起身来在程漠身边的榻席上坐下,低声道:“小宛那边得了消息,两月前梁王府长史罗易领了差事出了长安,说是去并州帮梁王殿下整理宗祠族谱,但带去的人手不少,过了快月余才回来,去听小宛唱曲的王府亲卫说漏了嘴,把并州说成了许州。”

程漠眉间一跳,目光若星子,盯紧念奴娇:“听清楚了?是许州?”

念奴娇点头:“小宛说她趁着敬酒的时候又说了几句,说是没有错,是许州。”

颍川王一月前突然重病,不过一月的功夫便病逝,这其中真的没有联系?

如果是梁王的安排,他又为什么要对颍川王这么个早就没有半点影响和威胁的人动手?那么皇长孙回长安的事他是否知道?

程漠垂眼思量了一会,开口道:“想法子打听得仔细些。”

念奴娇低声道:“那日梁王府请了小宛去唱曲,梁王殿下听闻满庭芳的名声,与小宛说这几日会过来看一看,不过是不想让人知晓。”

程漠嗯了一声:“你如何打算?”

念奴娇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我等了这么些年,不就是等着有一日能替我父兄讨个公道,已经是不清白的身子,若能帮上郎君,便是再糟蹋一次又何妨呢。”

程漠看着她苍白的脸,轻叹口气:“梁王最爱楚腰舞,往日里身边的姬妾也都是腰肢纤细,能歌善舞的。”

念奴娇轻笑一声:“郎君放心,我会让他信我的。”

二人说了几句,程漠站起身来:“今日在满庭芳与你见面的事,还要麻烦你传出去,要教长安人人都知道最好。”

念奴娇看着他,忍不住笑着摇头:“见过放浪形骸不顾名声的,却没见过像郎君这般自毁名声的,如今长安城谁人不知风流浪荡的程五郎。”

程漠微弯了弯唇角,淡然道:“名声而已,如何抵得过性命与仇怨,你我不都是为了这个。”

念奴娇脸上的笑容散去了,低声道:“只要有一日,能见一见朗朗青天,也就不枉了。”

程漠没有再说话,大步出了她的房,念奴娇追在后面哀哀地道:“五郎君,何日再来看我,我盼着的……”

出了满庭芳,程漠翻身上马,亲随富贵忙跟着骑马,上前几步来,轻声回话:“人找到了,在胜业坊萧宅。”

胜业坊萧宅!又是那里!上一回程瑜也是去了那里,哪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又是什么人?

程漠觉得疑窦丛生,吩咐富贵:“去打听打听,那里面到底住着什么人!与皇长孙、颍川王妃还有卫国公府大郎又是什么关系!”

富贵低声道:“送消息的说,里面住着的是位商户娘子,再没有别人,与颍川王妃倒像是亲近,只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来历,这就让人去打听。”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