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一百章 准备

李清退了热已经是好几个时辰之后的事了,萧容悦让小厨里熬了点白粥,炖了一小碗鸡肉汁鱼羹,端到了厢房里来。

“用点饭,你奔波了这些时日,路上不曾好好休息,又受了伤,要养上好些时日才能好起来。”萧容悦微微笑着与榻上虚弱的李清道。

李清却是偏头看向她:“你是谁?是王妃让你照顾我的?”

萧容悦亲自帮他把饭食端到了榻边的案几上,摆好了银匙:“我姓萧,你可以叫我萧娘子,也可以叫我萧氏,王妃进宫面圣了,让我好好照顾你。”

李清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娘子,她不怕他,也没有什么生疏好奇的念头,就像是认识他许久了一样,和气平静地与他说话。

他忍不住望着萧容悦低声问道:“王妃她愿意留下我?”

萧容悦转过脸来,看着他露出了笑容:“你为何觉得王妃不愿意留下你?”

“是古叔他们说的,”李清急了,忙解释着,“他们说,我阿娘当年……让王妃受了很多委屈,王妃一直留在长安不去许州,也是因为心里还怪着阿爷和阿娘,如今我回来了,只怕王妃不肯留下我。”

萧容悦敛了衣裙,在他榻边坐下了:“古叔是送你来长安的人吧?你还记得当年在宫中的事吗?”

她像是认认真真在跟李清讨论这个事,想要听李清说话,这让李清很有些不习惯,他在许州时候虽然是皇长孙,但年纪小,没有人会真的把他说的当回事。

他也不由地认真起来,板着小脸摇头:“不记得了,那时候我只有四岁,只记得阿爷带着我从长安一路去了许州,许州城很小,王府也很小。”

萧容悦笑着点头:“你那时候还小,连这些都记不住了,便是你阿爷、阿娘与王妃之间有什么,又怎么能责怪你呢。”

她看着李清困惑的神色,又道:“你知道昨晚你是怎么进长安的吗?”

李清又摇头:“我醒来就在这里了,也只记得先前是古叔他们把我带到一处庄子上。”

“是王妃冒着危险带着我们去庄子上把你接进城里的,”萧容悦慢慢说着,“若是她不想留下你,又为何要冒着那样大的危险闯过城门去救你?”

李清想了想,终于迟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

很好,听得进别人说话,又知道好歹,总算不是个熊孩子。

萧容悦抿嘴笑了笑,让三七她们把案几放在李清面前:“现在用点饭吧,接下来在长安还有很多麻烦,王妃要费心去处理许多事,咱们不能给她添麻烦,只有早些好起来,才能想法子帮她。”

李清第一回被当做大人一般对待,还说他也能帮上忙,心里顿时满满是高兴与志气,重重点头,伸手拿了银匙舀起一小匙白粥往嘴里送。

原本瞧着不过是寻常的白粥,只一口下喉,他眉目便舒展开来,香馥馥的丝苗粳米熬了好几个时辰,熬到软糯绵滑入口即化,里面放了少少蜂蜜,一丝丝香甜回甘而不腻,让人食指大动。

他忍不住吃了好几口,又望向那碗鱼羹,金黄的汤羹里雪白的是鱼肉,青翠的是菠薐菜,脆嫩的木耳与菌菇,还有鲜美的鸡丝,小小的一碗却香味四溢,看起来就好吃。

萧容悦笑了:“尝尝吧,是鸡汤做的鱼羹,受了伤也能克化。”

看着李清吃饱了再躺下,萧容悦才放心地出去,唤了阿克力来书房见她。

“佛香铺子如何了?”萧容悦让他坐下回话。

阿克力却不敢放肆,叉手道:“铺子生意不错,大云寺前的几家铺面都是卖佛香的,但咱们铺子里的是正经的天竺香,价钱也公道,那几家勋贵府里的夫人们也就挑中了,这几日生意越发好了。”

萧容悦点点头:“辛苦了,还有几件事要你安排人手去做。”

阿克力忙躬身:“请娘子吩咐。”

“义宁坊大秦寺的寺门外有三间杂院,你使了人过去,给那几个门外的小乞儿几个钱,就说要找毛二,”萧容悦慢慢说着,目光冰冷,“见了那老乞丐就说是请他帮忙,要打听打听汝阳侯府与卫尉府的事,什么事可都可以,在给他一缗钱。”

阿克力愣了下:“大秦寺?那门前常施粥,都是些乞儿,他们能打听到消息?”

萧容悦也不多解释:“你只管去办,告诉毛二,若是他能打听到可靠的消息,再给他们十缗钱。”

阿克力也不敢多问,低声答应着。

萧容悦又道:“还有一样,咱们府里如今这几个买卖是不够的,之后王妃怕是还要用人用钱,咱们怎么也要帮衬些。”

她思量着道:“织染坊与瓷器坊都是靠着江宁府那边,怕是难以做大,还得再想想别的。”

阿克力倒是有主意:“小的从前是行商的,常来往长安与西域诸国,所以知道那几处商人最想要的商货,倒不如再开间茶肆,直接与那些西域的商队作货品交换,用他们的地毡、香料和奇货换咱们的丝绸、瓷器和茶叶,如此省了不少钱银的差额,也能便宜就换来这些商货,倒是赚钱的买卖。”

萧容悦眼前一亮:“茶肆倒也不难开,江宁府就有上好的茶叶,只是与西域商队的往来还得你去,你通胡语,又最知道这里面的诀窍。”

阿克力笑着躬身:“娘子放心,小的一定办妥当。”

萧容悦微微眯了眼,她要的可不是一桩两桩生意,她想要的更多,她手里有萧家织染坊和瓷器,只要再有了茶叶的货源,想要大量接下胡商的生意也不是难事。

她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一株西府海棠长得茂盛鲜艳,微微蹙了蹙眉,其实钱与人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王妃,皇长孙年幼,若是王妃不能真正立起来,那便是有再多钱与人也无济于事。

毕竟她们要面对的不是杜家那样的寻常世家,而是太子、禹王与梁王,几乎是朝中所有的权贵了,还有……陛下,谁也不知道陛下对于这位多年不见的长孙,会是什么样的打算。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