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一百零三章 打听来的消息

万寿节这一日,吕氏早早就带了李清入宫去了,萧容悦得了闲,便让郑妈妈唤了牙婆带了婢女过来挑选,毕竟从江宁府带来的人太少,宅子里还有不少差事都少了人。

郑妈妈给的赏钱不少,牙婆也便很是尽心,带来的小婢女都是模样端正,干干净净的,乖巧地站成一排,向着萧容悦叉手行礼:“娘子。”

萧容悦懒洋洋歪在榻席上,晒着暖洋洋的秋阳,看着三七与山茶:“你们两个去挑吧,挑好了再叫过来给我瞧。”

三七与山茶愣了一下:“娘子,这如何使得。”

萧容悦轻笑一声:“考考你们的眼力,日后就是做了管事媳妇也要帮着挑人打点的。”

三七与山茶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朵根后面,臊得抬不起头来,还是郑妈妈笑着道:“娘子吩咐了,你们也就别拿着捏着了,都来挑一挑。”

三七素来胆大,便先一步走了过去,问了那些小婢的话,又转头问牙婆,山茶更细心些,还让小婢伸出手来瞧了,绕着她们瞧了瞧身量。

看着她们两个忙碌着,郑妈妈过来萧容悦身边,低声道:“娘子方才说要留了她们两个作管事媳妇,那之后的打算……”

她说话留了一半,但心里的忐忑不小,素来娘子出嫁都有陪嫁的婢女,而这些婢女里就会有几个被收了作通房,伺候未来的夫婿。

当初萧容悦嫁进杜家的时候,陪嫁了十几个婢女,收了木莲几个作通房,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带走,只剩下三七、山茶与广丹、竹苓几个还是贴身伺候的,旁的都是些年纪小的,一时半会都用不上,可现在萧容悦却说让三七与山茶都做管事媳妇,难道是半点也不替自己打算。

萧容悦向着郑妈妈一笑:“妈妈,先前在杜家我便说了,立了女户便是万事都由我自个儿作主,日后怎么过日子也都看自己喜欢,她们两个在我跟前伺候,我也不勉强,若是她们愿意回江宁府去,我便把她们一家放了籍,给她们置办一处小庄子,日后安身立命也有个依仗。”

“若是她们愿意留在长安,在我身边安安稳稳当差事,我也给她们挑个满意的婚事,留了在我这里当管事媳妇,只是不用委屈自己作通房,以后我这里谁都不用。”

郑妈妈愣了好一会,才低声道:“可是娘子日后真不打算再嫁吗?”

萧容悦展颜一笑,好似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若是自个儿过得安心,嫁与不嫁有什么打紧,我又不是养不起自个儿养不起你们,难道还非要带着钱财陪嫁去伺候人?”

从前在大明宫中,她见过那许多跟鲜花一般美丽的女人为了活下去,为了爬上去费尽心机,用无法想象的恶毒去争夺厮杀,嫁去了汝阳侯府,孟钰待她极好,她以为自己绝不会落入那样的地步,最后却还是个笑话,还有裴氏,明明善良无辜,也仍旧成了冤魂。

或许她注定一身孤寂,不配有世间的温暖。

三七与山茶挑好了,叫了那几个小婢到萧容悦跟前来,萧容悦一个个看了,都是年纪话还算稳重的,问了她们家是哪的,如何会到了口市,她们都说是别处卖进长安的,都是些天灾人祸,万般无奈才卖了奴籍。

萧容悦细细看了,三七挑的都是些灵活有眼色的,山茶挑的个个是沉稳听话的,倒是与她们自个儿也像,她笑了笑,点头道:“你们两个挑的,就得你们两个教,宅子里的规矩,各处的差事都要教,日后都得用上。”

三七与山茶忙答应着,领了那几个下去。

阿克力匆匆进了府,萧容悦让他进来说话。

“娘子,那毛二送了消息来了。”阿克力叉手躬身,忙着给萧容悦回话。

萧容悦倒是不急,指了指下面的一张榻席:“坐下说。”

阿克力躬身应着,又谢过婢女送上的茶,这才说了起来:“汝阳侯府孟家是太宗时得的爵位,只是先帝继位后,老侯爷因为大明宫兴建时的疏忽,丢了将作大臣的差事,还险些被夺了爵,侯府便一日不如一日,直到孟大郎求娶了宓夫人,汝阳侯才又领了中书侍郎的差事,孟大郎也领了御史台的差事。”

“可惜宓夫人已经在数月前突然病故,孟家给宓夫人办了丧事,孟夫人便与卫尉府赵家走得很是亲近,好机会与赵夫人一道去大云寺听经,那毛二说这几日赵家与孟家都在添置物件,都说是要办喜事了,想来是孟大郎要迎娶赵大娘子了。”

阿克力忍不住啧啧摇头:“那位宓夫人才过世不过数月,这汝阳侯府便又要娶新妇,真是……”

萧容悦面色淡淡的:“还有别的吗?”

阿克力忙又道:“是,卫尉府赵夫人是当今陛下的母族亲眷,与梁王妃、光华夫人很是亲近,赵卫尉也便是因了这个从溧阳县丞连连擢升到了如今,赵大娘子自小便被如今的陛下养在宫中,与宓夫人倒是自幼相识在一处的。”

萧容悦蹙了蹙眉:“汝阳侯府与卫尉府可有什么营生买卖,又与什么人往来密切?”

阿克力道:“毛二收了十缗钱才说,汝阳侯府如今在洛阳与魏州有两处船行,打点的都是跑船的营生,卫尉府却是在东市上有几间铁匠铺,只是私下里远不止这个,可究竟还有什么毛二也说不明白,只说这些买卖的后头可不得了。”

萧容悦理了理腰间有些散乱的丝绦,汝阳侯府的船行她是知道的,当初嫁进汝阳侯府的时候,孟钰便与她说过,说是老侯爷留下来的,都在侯爷与夫人庞氏手里,她本就是新妇,也不曾过问这些。

只是毛二说这后头……难道是梁王?

她眼神越发冷厉,窦宓“病故”前,汝阳侯府与梁王府并无太多往来,她帮着庞氏打点中馈,又帮着孟钰与长安诸位勋贵宗室府里应酬往来,虽然与赵婉儿走得亲近,但却不曾与梁王府有过密的交情,如果说汝阳侯府真的投靠了梁王,那只怕也是背着她的。

一想到那时候孟钰常常说御史台差事繁重,深夜不归府,大约是与梁王这群人应酬来往,再加上与赵婉儿之间,怕是早就有打算了。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