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一百零八章 谁坑了谁(第二更)

圣贤居里,常允正喷着口水唾弃着梁王府与孟钰:“……我只是露了些许口风给他,就指着梁王能有主意把宫宴上东宫的风头压一压,他们倒好,竟然还下了套,连禹王殿下都坑了!”

程漠懒得看他,吃着茶听着楼下唱曲的小女妓咿咿呀呀地唱着,好半天才丢过一句来:“什么坑了?你不是给梁王府下了套吗?怎么又成了禹王中了套?”

常允哎呀一声,急急道:“说你傻你还不信,那日在宫宴上你没瞧见,梁王与太子与禹王送的寿礼都是相差无二的,都是要讨陛下的欢喜送什么祥瑞,心思都一模一样,可太子的坏了,梁王又抢先送了,还得了陛下夸赞,偏偏禹王殿下……”

他老大不服气,哼了哼,冲程漠挤眉弄眼:“你说,不是孟钰和梁王府搞的鬼,谁会相信。”

程漠看着他口水喷到了自己的茶瓯里,眉眼也不动,径直倒掉,重新斟了一盏推到常允跟前:“禹王殿下就不曾查问过?”

常允缩了脖子:“问了,我没敢说。”

他自作主张想出来的法子,结果弄巧成拙了,可没胆子告诉禹王。

程漠转而又看回楼下唱曲的:“那便是了,你现在又能做什么,梁王殿下正得意呢,太子殿下也没有追究,禹王殿下也不知道,那索性就天下太平了。”

常允气鼓鼓,耍横般地往榻上一坐:“那不成,我可吃不下这个暗亏,天天打雁还被雁啄了眼,孟钰那家伙指不定在背后怎么笑我呢。”

程漠也不理他,由得他抱怨。

他说了一会口干舌燥,端起茶瓯一口吃干,涎着脸凑到程漠跟前来:“五郎,你一定有法子的对不对,这个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程漠摆摆手,挥开他:“我能有什么法子,梁王我也得罪不起,何况这又不是你的事,最吃亏的也不是禹王殿下,你着什么急。”

“最吃亏的不是禹王,可是……”常允眼前一亮,“若是太子殿下知道了是梁王动了手脚,坏了他的寿礼,还抢了他的风头,那可有的看了!”

程漠看他一眼,他丝毫没有感觉,顿时得意地头摇尾巴晃:“这可真是一石二鸟的好主意,也只有我能想到。”

他大摇大摆地拍拍程漠的肩膀:“不是我说,五郎你还是傻,这么好的主意你就想不到,也只有我才有这样的急智,不过咱们是兄弟,我也不嫌弃了。”

他说到兴奋处,手一拍:“不成,这事耽误不得,我现在就去安排。”

他跟程漠打了个招呼,快步出了雅间,下了楼出去了。

程漠把那一盏茶慢慢吃了,瞥了一眼身后,一直像个无声无息的影子一般的富贵走上前来。

“让人跟着他,看看他都安排了什么,帮着做妥帖了,别露出什么马脚反而坏了事。”

富贵答应着,出去了。

过了一个时辰,富贵才又匆匆进来:“常二郎君去了珍宝轩,问了那几日梁王府去买了玉璧没有,还让掌柜的把账簿子给他瞧瞧,他说要眷写一份带走。”

程漠闭了闭眼,用尽最大努力没有扶额叹息,他知道常允是个莽撞无脑的,可没想到能蠢到如此直接了当。

他是打算把珍宝轩的账簿子眷一份送去东宫,告诉太子,你瞧你瞧,梁王早就打算了抢你风头了,所以买了块玉璧?

富贵看着郎君无语的样子,有些憋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又赶忙遮掩:“郎君,要不要珍宝轩那边打个遮掩?”

程漠叹气道:“你让珍宝轩告诉他,账簿子是没有的,只是那几日送货去卫尉府的伙计是邸舍里面常用的几个,常给各家府里送货,说不得他们知道什么。”

富贵应了,又道:“那禹王府那边?”

程漠才淡淡道:“太子这些时日不是常召兵部的人吗?先前又举荐了程瑜他们巡视军务,一定是查到了什么,你想法子把这个消息漏给禹王府,让他去伤伤脑筋吧,不然怕是要盯着颍川王府了。”

富贵的脸色也凝重了,轻声道:“只怕东宫与禹王府都不会肯罢休。”

不止,还有梁王府,他设下这么个局,为的自然不会是见一见皇长孙,只怕图谋甚深,现在连程漠自己都没有把握。

颍川王府,许久没有打开的府门终于敞开了,所剩不多的婢仆进进出出忙碌着打扫,吕氏坐在大花厅里,打量着这座很是陌生的王府,这座王府从赏赐给她后她便从不曾进来,可是现在却不能不打开来。

“萧大娘子来了。”香桃笑着进来道。

吕氏欢喜地起身,快步出去:“悦娘来了。”

萧容悦给吕氏行礼,被她拦住了,一把拉着往花厅里去:“你再不来,我又要去你那里了。”

萧容悦笑着:“王府很是气派,清郎一定很是喜欢。”

这些时日李清在萧容悦的宅子里住着,每日听着萧容悦讲史说古,又带着柯大嫂子她们给他做新奇好吃的点心饭食,早就与萧容悦很是亲近了。

他是个聪明且善良的孩子,虽然经历了许多波折,却还是存着纯真和正直。

吕氏笑了笑:“他在怡清园里住着,我给他安排了四个婢女和妈妈。”

她说着却又蹙了眉:“只是我这里伺候的人不多,开了王府怕是不够,只怕还得让殿中省送些人来,可是这些人……”

难保不会有别人安插进来的,她对这些阳谋阴谋实在没什么法子。

萧容悦望着她:“这么大一个王府,难保会有什么人,他们送来了就收着,好生留意着他们,总能看出一二的。”

拦得住一回拦不住第二回,若是一个也安插不进来,难保那几个会不会狗急跳墙又对颍川王府动什么手脚。

吕氏叹气:“我就是不会这些,若是能像寻常人家那样平平安安过日子就好了。”

萧容悦笑了笑,又问道:“陛下恩准王府重开,这长安宗室勋贵府里怕都是要来道贺的,王妃怕是要准备宴席了。”

吕氏点头:“这个倒是有岑妈妈在,她打点这些得心应手,只是我许久不与他们往来,心里还是没个底,你随我一道吧。”

萧容悦愣了一下:“这,只怕是不好吧,我并非……”

吕氏拉紧了她的手:“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我当你是自家妹子。”

她说罢,转头吩咐岑妈妈:“去把宴请的宾客单子和食帐取了来与萧娘子瞧一瞧,我们商量着拿主意。”

退隐长安勋贵宗室视线之外多年的颍川王府就这样回来了,长安各府很快就都接到了帖子,只是看着那帖子,谁也说不好是什么心思和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