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一百一十章 陌生的重逢

萧容悦没有看过孟钰,明明相对而坐,转过脸就能看见的,她始终不曾看过去,虽然知道那个人就在那,不看也能感觉到就在那,熟悉的模样,熟悉的姿势与笑容,偏偏那个人是陌生了的。

孟钰却在看她,皱着眉头带着疑惑看着她,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去,与一旁的赵低声说起话来。

到了席散的时候,李清作为皇孙要亲自送了梁王与禹王出来,他面色有些怯怯地,不敢自己一人出来,还要萧容悦跟着才肯出了府门。

到他轻声轻气说完那句:“……送几位叔父。”

梁王笑了起来:“果然还是个孩子,束手束脚倒像个娘们。”

李清小脸通红,像是有些不服气,却又不敢开口,只好往萧容悦身边缩了过去,看得禹王也笑了,不过他盯着李清几眼之后,便转身吩咐:“走吧。”

看着禹王走了,梁王也一拂袖,面上是满意之色:“回府。”

直到送走了他们,李清才慢慢走萧容悦身后走出来,没了先前的胆怯不安,神色多了几分狡黠,拉了拉萧容悦的衣袖:“萧娘子,方才我做的可好?”

萧容悦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却是轻轻一叹:“皇孙殿下应当知道,这是权宜之计。”

无论是太子还是梁王、禹王,他们唯一能容忍皇长孙李清活下去的理由就是,他完全不构成威胁,所以他们要的是一个自小怯懦不堪大用的李清。

她事先交代了李清,但看着小小年纪的他为了活下去要遮掩自己的真性情,不得不学着大人们的阴谋算计的时候,她心里却还是不好受。

李清却是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眸望着她:“我知道的,萧娘子这是为了我,当年韩信为了活命还受了胯下之辱,我也可以的。”

或许是命运多舛的缘故,这孩子懂事很早,让人心疼。

她忍不住伸手揉揉他头上的角髻,带着他往王府里面去。

却在走到穿堂的时候,遇到了辞了席出来的孟钰,他行色匆匆,却在见到萧容悦的时候愣了一下,很快回过神来欠身向李清行礼:“皇孙殿下。”

李清看了他一眼,却是退了一步,问萧容悦:“他是谁?”像是不敢受他的礼。

萧容悦站在那里,看着一身玄青圆领袍服身姿提拔的他拜倒在跟前,一时心中如无数针扎进肉里般疼痛,那是窦宓恩爱和美的枕边人,如今却只能如此陌生以对,说不痛了是假的,她依旧心如刀绞。

可她只能垂下眼,也跟着退了一步。

还是孟钰自己忙回话:“臣是御史台监察御史孟钰。”

李清这才向他露了一点点笑容,又飞快从他身边走过去:“萧娘子,阿娘还等着我们呢。”

萧容悦跟着他一路前行,将那一个人远远抛在身后,不去看,也不愿看。

孟钰看着他们走远,神情一时有些恍惚,方才皇长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一个未见过市面又没有得到好好教导的孩子罢了,可那萧氏……她认得他?不然怎么会举止之中有着说不清楚的警惕与防备,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素来最擅把握人心,不会看错的。

待到送走了所有的宾客,吕氏长长松了口气,苦笑着与萧容悦道:“真是累人,若不是你帮衬,我怕是撑不到散席。”

萧容悦轻笑,让香桃过来伺候吕氏更衣卸了沉重的钗环:“今日甚好,来的那两位不曾瞧出什么来,一时之间总算没有太多顾虑了。”

吕氏看了看已经倦乏着跟着兰妈妈回园去休息的李清,抿了抿嘴笑着:“这孩子真是乖巧,今日宴席上他比我强,没让那些人难为住了。”

萧容悦却是叹了口气,在她身边坐下:“开了府了,但还有许多事要作,皇长孙从前在许州跟着夫子只念了几年的幼学,课业上差了许多,便是见识也大不如那几位,王妃怕是还要去请陛下恩准,让他入崇文馆跟着学士们正经学课业。”

吕氏连连点头:“他年岁还小,是该去崇文馆里拜座师了,只是崇文馆里的几位学士我们谁也不熟悉,怎么知道该求了哪位才好?”

崇文馆旧例便是只收皇家宗室子弟,而且每位学生只能拜一位座师,别的博士只教六艺经史,座师却要教为人处世之道,所以挑选座师也是极为重要的事,太子当年在崇文馆的座师就是如今的太子太傅周维安,禹王的座师是如今崇文馆大学士李烨,李清虽然年纪不大,但课业还不曾多学,若没有一个好座师,只怕会耽误了他日后。

萧容悦想了想:“无论如何现在都不能太过拔尖要强,王妃明日入宫去时不凡求陛下许个直学士给皇长孙作座师便是了。”

“我听人说崇文馆里有几位年长的直学士,学问高深,淡泊名利,若能挑中一个也是好的。”

吕氏笑了:“说的不错,如今就该韬光养晦,只盼着清郎平平安安就好。”

与吕氏又说了一会话,萧容悦才乘了马车回胜业坊去,一路上她的心思都在方才见到孟钰那一刻,一遍又一遍重复地回想着那个熟悉的人影,抬头看她时熟悉的眉眼,明明一切都像没有改变,可偏偏一切都改变了。

而变数最大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他一直想要隐藏的秘密。

窦宓的死,他究竟做了什么?

就在她还出神的时候,三七进来低声道:“娘子,程大郎君在宅子门前。”

萧容悦愣了一下,撩开帘子就看见已经有些萧索的西风中,程瑜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前,看着她的马车驶来,目不转睛望着她。

萧容悦不禁蹙眉,等到马车停稳了,这才扶着三七的手下了车,客客气气与他行礼:“程大郎。”

程瑜望着她,忍不住开口问:“你为何会与颍川王妃……”

话未说完,萧容悦举步向府里走去:“大郎君有话进来再说,巷曲里人多口杂,我这里是女户,实在是怕惹出什么话来。”

程瑜心里一痛,又愧疚不已,自己在王府见到了她,便一直魂不守舍,散了席便来这里等着,一心想问个明白,也是不想让她卷进这乌烟瘴气又凶险无比的事情里来,却忘了她是个孤身女子,这样常来往怕是会坏了她的清誉。

可他不能不劝,便提步随她进去了。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