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十四章 二房的打算

看着这对姑侄被气得满脸通红偏有说不出话来,小的两眼泪汪汪捂着脸哭着,大的揉着胸口手直哆嗦,萧容悦轻蔑地一笑,掸了掸衣袖上的灰尘:“明日要归宁,还得回去准备准备,就不扰了阿家与二娘子说话了。”

丢下这句话,她便带着玉竹几人出去了,理也没有理会那两个要被气死的女人。

“你,你……”裴氏瞪着那走远了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来,到后来才挤出一句:“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怎么娶了这么个祸害回来呀!”

那边裴二娘子更是哭得梨花带雨:“姑母,三表嫂这样说,我还有什么脸面留在这府里,还是早早打发了我走吧,我便是寻个庵堂落发修行供奉菩萨,也不能这样留着了……”

她呜呜咽咽,好不可怜。

裴氏让白芷揉着胸口,直喘粗气:“去,让人请了三郎来,这女人万万留不得了,这样不要脸面不守孝道的贱人怎么能留在杜家。”

又转头安慰裴二娘子:“你莫恼,她说的话值当什么,谁还当真了不成,你是我嫡亲的侄女,我接了你来谁还敢说什么,快去洗把脸换了衣裳,三郎自然会有主张。”

裴二娘子垂着眼答应着,心里却难免失望,姑母这还是不肯接她的话呢。

出了春华园的萧容悦却是自在从容,打着凉扇从荷塘边一路信步赏花,丝毫没有把先前的事放在心上。

三七低声道:“娘子,方才大夫人气得不轻呢……”

她想不明白,娘子究竟是怎么想的,既然已经嫁到了杜家,杜大夫人是她婆母,杜三郎君是她夫婿,她这样就不怕日后在杜家的日子艰难?

萧容悦笑了笑,停在荷塘边的回廊上,用手里的凉扇拨弄了一下已经长到栏杆旁的亭亭荷叶,漫不经心地说着:“怎么,你觉着我对他们恭恭敬敬,他们就能好好待我?还是能认了我这个商户女为自家人?”

“可大夫人方才脸色很是难看,说不得之后要为难娘子了。”

萧容悦嗤笑一声,打着凉扇继续走:“横竖她都要教我不好过的,我又何必将就着。”

她倒是没把裴氏放在眼里,虽然裴氏主理杜家中馈这些年,但是个眼光短浅又自私的,当不得什么大事,倒是杜霍……

昨日的事之后他还能低下头给自己赔不是,算得上能屈能伸,想来心里是有主意的,这样的人反倒要提防,看来他后来能成了禹王的亲信,也不是全无道理。

不过这时候的杜霍还不是那个久经事故胸有城府的杜侍郎,他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解元。

“这不是三郎媳妇吗?”远远有人与她打招呼,热情地迎了过来:“怎么有兴致来园子里赏荷?”

是何氏,带着几个婢女从半月门前过来。

萧容悦瞥了一眼她来的方向,是秋实园,看来不是偶遇,何氏怕是在这里等她有一会了。

她也不拆穿,笑眯眯上前:“二婶母。”

何氏拉着她的手,亲切地给她打扇:“这么热的天,怎么也不避避暑气,就在园子里逛。”

萧容悦请她去秋实园里说话:“……外头暑气重,二婶母去我房里吃碗冰歇一歇吧。”

何氏也就不推辞了:“也能与你说说话。”

进了正房,萧容悦却是打发了三七与山茶下去,独独把玉竹留在房里伺候。

“二婶母吃碗冰,日头大解解暑气。”看着玉竹捧了冰碗送到何氏面前,萧容悦笑道。

何氏接了冰碗,没往嘴边送,却是盯着玉竹看了好一会,才道:“明日是归宁,你阿家给你准备好了归宁礼了吧?”

照规矩,新妇归宁回娘家,婆家是要准备份归宁礼,表示对新妇的满意,礼物越贵重便越是满意。

萧容悦抿嘴笑了:“阿家怕是忘了。”

气都快要气死了,哪里还会准备什么归宁礼,若是可以裴氏怕是恨不能将萧容悦塞回萧家。

何氏听了直叹气:“大嫂也是,新妇进门,归宁是大事,若是教亲家误会了,只当咱们杜家有意失礼呢。”

她满是恳切望着萧容悦:“你若有什么要帮忙的,直管我与开口。”

萧容悦毫不意外这位平素与长房并不亲热的婶母会如此主动,她笑着道谢,又瞧了一眼玉竹,见她呆呆立在跟前,便开口吩咐:“你昨儿也辛苦了,下去歇着吧,让三七她们两个进来。”

玉竹飞快答应着,退了出去。

何氏看着她放了帘子出去,目光闪了闪,低声道:“你也是的,她是什么身份,就是留在你跟前当牛做马也是应该的,你倒还体谅她。”

听说昨儿夜里三郎也是去了玉竹的房里,也不知道这萧家娘子是怎么想的。

萧容悦叹了口气,声音也低沉了下来:“二婶母也不是别人,我也不瞒着你,我嫁过来前只听人说杜家三郎人才出众品貌不凡,我阿爷也说是看重他的人品,只盼能助他去长安太学里得个前程,萧家日后也能多个依仗。”

“可谁成想刚进门就……”她满脸难过,连连摇头:“只怕是真去了长安,也难再记得萧家。”

何氏听了这话,心头乱撞,一股子欢喜压都压不住,脸上却还得是一脸叹息:“三郎媳妇也不必这样想,萧家帮了咱们杜家始终是有恩义的。”

她含含糊糊地,转而说起别的来:“你二叔昨日还与我说,你阿爷是个重义厚德的人,从前与他也多有来往,说话也很是投契。”

萧容悦笑道:“阿爷常说二叔为人急公好义,最是仗义。”

何氏连连点头:“如今更是亲近了,更要多加走动,我如今瞧着你也很是亲切,就如同自家娘子一般。”

她说着,让人端了几件衣料上来:“这些是我给你备的,明日归宁也好不让你空着手回去。”

萧容悦看了眼那衣料,倒也没有推辞,笑着道了谢,与何氏又亲亲热热说了好一会话,才送了何氏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