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十九章 赶回大姑姐

回去的马车上,杜霍时不时看一眼萧容悦,想从她脸上看出些端倪来,看见的却只有萧容悦平静的模样,既不看他,也不曾开口。

“方才岳丈大人与你说了什么?”杜霍终究还是开口问她。

萧容悦回眼望着他:“问了问二叔与三叔两房的事,说都是姻亲,论理该帮都得帮,只是……”

杜霍皱眉:“只是什么?”

他不明白怎么会把二房与三房拉了进来,明明说的是帮衬杜家,他娶了萧容悦,自然就是长房里作主了。

萧容悦却是摇头:“我也不知,晚些我去与阿家说。”

杜霍只得作罢,他可是堂堂君子,原本就不该过问这些事。

可刚到春华园,就见杜兰坐在堂中,正劝慰着戴着额帕歪在凭几上的裴氏,见他们两个进来了,杜兰的脸拉得老长:“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就是不记着时辰,也该惦记着阿娘还病着才是!”

杜霍皱了皱眉,大步上前向裴氏叉手:“阿娘我回来了。”

又问裴氏身后伺候的白芷:“可请了郎中来看过了?”

杜兰抢过话头:“昨日已经请了郎中来看过了,不曾想今儿阿娘头更疼了,我方才让再请郎中,阿娘只说不好,今日是萧氏归宁的日子,若是教人知道了说不得传出什么话对三郎不好。”

她冷冷讥笑一声:“也不知是作了什么孽,娶了新妇不过三日已经气得婆母病倒,请了好几回郎中都不见好。”

她目光犀利地落在萧容悦身上,等着看她恼怒或是羞惭。

只可惜萧容悦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含笑打着凉扇到裴氏身边:“阿家,今日回去我阿爷让我带了话来,说是新开了几处铺面,铺头里得力的人不够,还想请咱们府里帮衬帮衬,日后铺子有了收益两家平分……”

她话音未落,裴氏已是大喜,顾不得还在头疼,一把拉着她的手:“这是真的?”

如今的杜家真的已经是勉强支撑脸面了,若不是靠着吃族里的族田,典卖好几处庄子,早已经是揭不开锅了,萧家这话简直就是救命稻草,让她这个打理中馈的当家主母怎么能不欢喜。

萧容悦看着裴氏失态的拉着自己,抿嘴一笑:“是呢,方才三郎也去见了阿爷,阿爷吩咐我带回来的话,还说……”

裴氏忙追问:“还说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她头也不疼了,眼也不花了,也没有兴致再听女儿杜兰的话了,一门心思就要问清楚这件事。

萧容悦却是看了一眼一旁坐着的脸色又是尴尬又是恼怒的杜兰,低声道:“阿姐还在,有什么话还是一会再说吧。”

事关萧家与杜家的事,又是牵涉到利益,让杜兰这么个嫁出去的女儿在这里听着的确不好,裴氏还未开口,杜霍神色沉沉道:“时候不早了,阿姐回来也有大半日了吧,还是先回去吧,改日再请了你回来说话。”

杜兰瞪大了眼望着自己弟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居然赶自己回去?!她可是杜家嫡女,他的亲姐姐,事事都为杜家费心尽力,今日若不是裴氏使了人送了话去姜家,她担心裴氏被气坏了身子,怎么会巴巴儿丢下姜家的事赶了回来,现在居然赶她回去!

这是嫌弃她多事了?!

她险些气得背过气去,咬牙望向裴氏:“阿娘,你瞧瞧三郎他……”

裴氏让人请了她过来的,总会替她说话的,一定是萧氏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蛊惑三郎开口让她回去的!

可是裴氏现在心里跟揣了一盆滚油一般,火急火燎地就想知道萧家那边是怎么说的,要怎么才能得了那几处铺子上的钱,也就顾不得女儿的这点委屈了。

她为难地向杜兰道:“要不,阿兰今日还是先回去吧,时候不早了,你阿家又不是个省事的,说不得又该说什么了,你先回去,后日,不,明日我再让人递了话去姜家给你。”

杜兰脸色发白,看着母亲与弟弟,还有一旁微笑着理也不理她的萧容悦,愤然起身唤了婢女:“走,回姜家!”

她居然就这样被萧容悦逼回了姜家,甚至萧容悦都没正眼看过她,她就败了!

看着杜兰走,裴氏心里还是有些不舒坦的,但更着急地问萧容悦:“你阿爷究竟怎么说?”

萧容悦不急不缓地道:“阿爷说如今新开了一处绸缎庄,一处瓷器行,还有一间奇货铺,都还缺了人,想请咱们府里多帮衬。”

新开的铺面?裴氏有些不乐意了:“如何不是已经经营好的?”

萧家那么多铺面,那些经营有些时候的生意兴隆,让杜家分成才能拿得多。

萧容悦笑眯眯:“这也是为了三郎打算,这几间铺子都开在长安,日后三郎去了长安,那边也能有个营生。”

开在长安?裴氏眼前大亮,心里一盘算,长安可不比江宁府这小地方,那是寸土寸金的都城,开一处铺面怕都要近百金,营利自然也是远远高过江宁的。

何况日后杜霍是要去长安的,那几处铺子最终还不是要落在他们手里!

她越想越是心花怒放,连连点头:“那是最好了。”

“只是……”萧容悦笑得有一丝狡黠,“阿爷问这铺子里都还缺个管事,不知是府里三房里哪一房的人去呢?”

裴氏瞪着她:“什么哪一房的人?自然都是长房里的人了!”

这有别的两房什么事?不是杜霍娶了萧氏吗?

萧容悦却是有些为难的模样:“可阿爷说与二叔也有交情,也带了话与二叔他们,所以……”

她话音刚落,外边已经有婢女进来禀告:“二夫人、三夫人来了。”

何氏还没进门,那热情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三郎和三郎媳妇回来了吧,我与你三婶母一起来看你们来了。”

看来是得了消息了,急得坐也坐不住了,直接奔春华园来了。

裴氏原本欢喜的心凉了半截,气得直瞪萧容悦,蠢货,这样的事怎么能让二房三房搅进来,岂不是白白把钱送到别人手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