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二十二章 海选房里人

萧容悦笑眯眯地听着詹妈妈说着,看着她故弄玄虚地停住了,也不辜负她巴巴看着的期盼,顺其自然地接口:“那妈妈说该怎么办才好?”

詹妈妈就等她这句,忙又凑近些,一脸忠心地向她道:“娘子这性子府里谁不知道,最是敦厚宽和,夫人也就是知道娘子心软良善,来了杜家保不齐就被人诓骗住了,所以听了那日的消息,便特特挑了几个模样好心性也好的,教导了这几日,就准备给娘子送过来。”

她看看左右,压低声音:“如今三郎君还不曾在正房里留夜,这几个还用不上,但日子久了,总有不方便的时候,那时候还是萧家的人靠得住,终究是一心只认娘子不是。”

她说得舌灿莲花,活脱脱一副赤胆忠心只为萧容悦打算的样子,倒教萧容悦笑了出来,她打打凉扇,闲闲问起来:“那几个都是府里挑出来的?”

詹妈妈笑了:“府里哪里有这样好的,娘子也是知道的,除了三七她们几个伶俐些,剩下的也都是粗手笨脚的,当不得大用,夫人一心替娘子打算,还是从外边买的。”

特意从外边买的!萧容悦笑容里掩着一丝冷意,小柳氏还真是上心,为了能把杜霍的心思笼络住,还专程让人从外边买了姿色出挑的婢女回来,这是一门心思为萧容乐铺路了。

是了,她先嫁过来,带着亲娘大柳氏和萧靳给的大笔陪嫁,把已经破败不堪的杜家扶起来,帮衬杜霍入仕,到一切水到渠成之时,小柳氏只要用些心思,就不难除去软弱无用的她,那时候她的女儿萧容乐就可以名正言顺嫁进门作继室夫人。

而若是杜霍前程不顺……有什么打紧,萧容乐比自己还小两岁,那时候另定一门亲事容易得紧,这边的打算就作罢好了。

都想得这么好,真是慈母之心。

萧容悦轻笑一声,却是道:“这终究是我房里的事,怎么能让夫人这么费心,那几个就先留在夫人那里吧,我这边再另挑就是了。”

“另挑?”詹妈妈一时没想到萧容悦会这样说,正要再开口劝。

萧容悦却已经唤了三七进来:“去把荼儿、广丹她们这几个年纪差不多的都叫过来,詹妈妈有话要与她们说。”

詹妈妈白了脸,不安地站起身来,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还真要在这群陪嫁过来的婢女里面挑人?这可不是夫人事先想到的打算。

可她没来得及开口,三七已经唤了陪嫁过来的大婢女、二等婢女们都过来了,三等婢女年纪还小,不过九岁十岁,便不曾叫到跟前来,但这些零零总总也有二十余人,齐刷刷地在正房的外厅里叉手行礼站好了。

萧容悦笑着看着詹妈妈:“有劳妈妈把这话的意思说给她们听听,我再来看看。”

詹妈妈嘴唇翕动,倒是半晌说不出话来,她再清楚不过了,这些人里面大半可都是夫人细细挑了让跟过来的,分在园子各处,各有各的用途,可没想到娘子会想起要在这里面挑人,这可怎么好?

可她也不敢明着违逆萧容悦的话,只得吞吞吐吐含含糊糊说了几句,便梗着脖子不再开口。

可就这几句话,已经让这群婢女心慌意乱了,谁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娘子要给杜家三郎君收房里人,不是早该打算好了才带过来的,怎么会要在她们当中挑呢?

萧容悦看着这群年轻的婢女们脸上都有了红晕,不少更是眉目含情羞得低下头去,她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缓缓打着扇子开了口:“詹妈妈说的也是替我打算,原本这该我拿了主意就定下的事,但总还得你们自己情愿,我也怕强扭的瓜不甜,所以才要你们来问问你们的意思。”

“但凡有愿意的,只管开口与我说,我就吩咐人安排好,比着西偏院过来的玉竹一般无二,都留在抱厦里安顿,若是日后有个一儿半女,我做主扶了作姨娘。”

话音刚落,她看到那几个原本羞怯红了脸忸怩着的已经一脸惊喜,四下里张望了起来。

可在一旁听着的三七与山茶却是白了脸,噗通跪下了:“娘子,婢二人跟随娘子身边好些年了,自来只想着伺候娘子,不曾有别的心思。”

后面的年纪小些的广丹、竹苓几个也忙跟着跪下:“婢也是这般。”

萧容悦噗嗤笑出声来:“你们几个就是想,我也不能答应呀,难不成我跟前不要人伺候了?起来,好好站在一边去。”

三七几人这才惊魂未定地起来,悄悄立在一旁去了。

剩下的一群却都是犹豫不安,互相望着却都不敢开口,看来还是拿不定萧容悦的意思。

萧容悦也不催她们,打着扇与詹妈妈说话:“妈妈看看有合适的吗?我瞧着都不错呢。”

詹妈妈此时已经无奈至极,万想不到事情成了这样,好好的收个房里人,怎么倒像是给杜三郎纳妃选秀了,还搞起了海选,这里的人都是夫人特意挑了的,若是教娘子胡搅一通,岂不是要乱了套了。

偏偏萧容悦听不到她的心里话,懒懒歪在凭几上,用扇子指着其中一个攥着衣角,目光闪烁左右张望脸色犹豫的婢女:“你是叫木莲吧?”

那婢女忙拜下:“喏。”

“你可愿意?”萧容悦笑容亲切。

木莲又惊又喜,却又还是有些不安,犹豫了一会才低声道:“婢不敢,婢听娘子的吩咐。”

那就是愿意了。

萧容悦满意地点头,吩咐三七:“让人再收拾一间抱厦,把木莲安顿进去,吃穿用度都比着玉竹来。”

这几日她可没少赏玉竹首饰衣料,虽然算不得什么贵重之物,却也足以让这些人眼热了。

没想到真的只要愿意就能伺候杜家三郎君,那群原本犹豫不决的婢女们顿时眼前发亮,这可不是当差的苦事,不但日后算半个主子,说不得还能作姨娘,伺候的还是风度翩翩人才出众的杜家三郎君,可是想都想不到的好事,谁能有这样的福气。

詹妈妈一眼看见了那群人里面的荼儿,她也是瞪大了眼看着笑得合不拢嘴的木莲,分明也是羡慕的。

她顿时身子一哆嗦,连连瞪着女儿,咬牙切齿地使眼色,蠢货,她要是真的也被收了房,恐怕夫人要把自己这把老骨头都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