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二十五章 热心的二夫人

何氏掏心掏肺地声讨着杜霍,转头又安慰萧容悦:“真是委屈你了,难得你贤惠大方,又是事事替府里与三郎着想,偏偏他这般……唉,连我这个作婶母的也不帮他了。”

“你阿爷一心帮衬杜家,出钱出力送他去长安太学,可这刚成婚他就这般待你,日后……”

她顿了顿,轻轻打了一下嘴,露出自嘲的笑容:“瞧我,怎么说起了这个,不过我这可是替你心疼不平。”

萧容悦抬头,眼中闪烁着感激的光芒,巴巴望着何氏,好不感动:“我便知道,这府里二婶母待我最好了,所以事事也就不瞒着二婶母。”

何氏干笑两声,又吃了一口莲叶羹:“昨日那事,你阿爷可说了别的没有?哪一处铺面最好?”

萧容悦含含糊糊:“阿爷说那三处铺面都是好买卖,正经说起来长安的游商最多,奇货铺只怕更是兴隆。”

何氏想了想,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绸缎坊与瓷器行也都是极好的买卖,她还真挑不出来,可惜长房作梗,二房只能得一个铺面。

二人闲谈着,三七进来回话:“娘子,大厨里回了话来,照着吩咐采买了一对儿鲜活的野兔,还得了一尾新钓的大鲤鱼和一腿肘子,请娘子示下要怎么做。”

萧容悦笑了起来:“这是做什么,柯大嫂子也不是第一日掌厨了,怎么还来问我,让她自己拿主意,天热得心慌,少些油腻吃个新鲜就好。”

听到三七回话的何氏却是直咋舌,这都什么时候了,秋实园居然还这般阔绰,不过是一顿饭食就采买了这许多菜,难道是萧氏用自己的陪嫁贴补了大厨里?

她正要开口问一问,就见萧容悦笑眯眯地与自己道:“二婶母今日来得巧,厨里采办了这几样,虽然算不得什么好物,难得是新鲜,就赏个面留下来用了饭吧。”

她满是诚意地看着何氏:“二婶母可千万别与我客气,你可是请都请不到的贵客。”

何氏思量着,自己既然要与秋实园走得亲近些,这也是个机会,裴氏知道了一准又要气死,想到这她乐呵呵地同意了。

萧容悦吩咐三七:“去把四娘子也请过来,难得二夫人在这里用饭,再给大厨加上二百钱,吩咐她们做得精致些,可别油油腻腻下不了口。”

给大厨那群厨娘打赏都是几百个钱,何氏听得眉头直挑,杜家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样的事了,这萧家可见是真的富庶,那么说来那三个铺面……

用饭的时辰还早,萧容悦与何氏对坐无事,索性请了她到园子里花池边的六角亭里小坐乘凉,也能喂喂鱼赏赏花打发时间。

何氏为了多套几句萧容悦的话,也带着四娘子杜莲欣然同往。

说是花池,其实早就荒了大半,野草丛生的岸边只有三两株翠菊开着,却也有些瘦弱萎黄,委实没什么可赏的,好在何氏的心思也不在赏花上,只是一门心思想打听萧家铺子的情形。

萧容悦却是在忙忙碌碌吩咐婢女端了冰盆过来,又要冰湃着的瓜果,顾不上与何氏多说,殷勤又周到。

何氏没法子,只能闷闷坐着看那满是浮萍的池子里偶尔浮出来摇摇尾的锦鲤,看杜莲还饶有兴致地拈了糕点屑去喂它们,不由地来了气:“这样好的糕点,你就这样糟蹋了,没眼力的东西,怨不得平日里就上不得台面!”

杜莲吓得缩了手,躲在一旁不敢吭声,萧容悦忙笑道:“无妨的,这过门香小厨里还备了一份,晚些用了饭给二婶母带回去,四妹妹也是一时好玩,不打紧的。”

杜莲感激地看了一眼萧容悦,却也不敢再向瓜果糕点伸手了,只能低着头坐在一旁不敢出声。

何氏看着她就厌烦,别开脸去不肯再看她,却正巧瞧见了溜着花池边过来的两个人。

裴二娘子一身簇新的胭脂红小团花绫罗半臂,鸦青裥花纱罗裙,头上绾了坠马髻,露出雪白的颈项,正低着头带着金丝沿着秋实园花苑的小门进来,一路顺着花荫深处小心地走着,走走停停瞻前顾后,像是怕人发现一般鬼鬼祟祟的。

何氏不由地盯着她们看着,疑惑地打量着裴二娘子那一身着意的打扮,又看见了金丝手里拎着的食盒,眉头都快要拧到一处去了,这主仆二人到秋实园来做什么。

她回头看着萧容悦,见她正吩咐三七收拾花厅摆饭的事,可见是对裴二娘子来全然不知,那难道是……

何氏一时眼前大亮,心都噗通噗通跳得越发快了,她转头盯着那对主仆二人从花荫里走远了,转过半月门进了西偏院,又等了好一会,才挪了挪身子凑近萧容悦跟前:“说起来我今日来还有件事要三郎媳妇帮衬帮衬的,只是到这会子才想起来,还真不好意思开口了。”

萧容悦吩咐完了三七,听她这话笑了:“二婶母与我还见外,有什么事只管与我说。”

何氏叹气:“还不是你二兄,今日他一早出去时吩咐要人去书肆买几块徽墨,他下了学要用,偏生我这边又记挂着你,赶着过来竟然给忘了,瞧瞧时辰怕是来不及了,这下子怕是只能从三郎那里取两块先用着,晚些得了再给你送过来。”

萧容悦笑得直摇头:“这样的小事,二婶母也太过客气了,我让人去取两块送去晨曦园就是了。”

何氏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哪用送过去,左右现在无事,我这就随你去取吧,取了我就叫金桂送回去。”

萧容悦也就不再多说,吩咐三七陪着杜莲在亭子里乘凉,自己带着山茶与玉竹陪着何氏往西偏院的书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