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三十章 长安来的贵客

春阳坊是江宁府有名的妓坊,在秦淮河边十二坊中也是独占鳌头的,平日里宾客如云,谁都想来坊中坐一坐,看看都知娘子的风采,若能请都知娘子打个茶围那更是桩美事。

只是这时候的春阳坊却没了往日的车马水龙,安静地有些不像话,连隔壁的几间妓坊的客人都好奇地朝着这边张望,难不成春阳坊今日不待客?

春阳坊的假母罗妈妈带着人在外站着,来了客人问都是笑呵呵地道:“真是不巧,今日坊里来了贵客,已经包了场,客人改日再来,必然教几位娘子给客人奉酒。”

来这十二坊的大都是常客,听说有人包了春阳坊都吃了一惊,这可得不少银钱才能教秦淮第一坊不接客,难道也是为了都知娘子莺娘的美名而来的?

这其中也有仰慕莺娘许久的,暗暗叹气:“终究是财势不如人,往日里我们要见莺娘一面,到这春阳坊打个茶围都要花上三五缗钱,还未必能见到,总要莺娘情愿赏面,才能说上一两句话,人家如今将春阳坊都包了下来,莺娘自然是愿意陪着吃酒听曲的。”

感慨的人满是羡慕,望了闭着门的春阳坊好一会才散去,却没有看见罗妈妈脸上藏不住的苦笑,待到没有人再来时,她已经手脚发软,扶着小婢低声道:“快,快让人去看看,那几位郎君没有闹出事来吧。”

小婢急急忙忙转身进了坊里去,快步穿了外堂,过了穿堂,刚进明艳楼,就听见莺娘那已经带着哭腔的声音唱着小曲:“金络擎雕去,鸾环拾翠来。蜀船红锦重,越橐水沈堆……”

还未唱完,就有郎君不耐烦地道:“哭什么哭,给我们唱曲难道还委屈你了,还说是秦淮第一都知娘子,竟然连小曲都唱不好,败兴!”

分明有了怒气,吓得那莺娘忙忙收了哭腔好好唱下去,再不敢有半点小性子。

小婢唬得脸色发白,却又不敢不照着罗妈妈的吩咐去看看,她慢慢沿着墙走上楼去,躲在帷幔外悄悄地张望。

雅致的小厅里,凌乱地摆着几张榻席,上席坐着的正是在口市买小婢的常允,下席上还有几位年轻的郎君,神色中倒是多了几分敬畏谦让,见常允动了气,忙举杯劝慰,陪着些小心。

常允看也不看他们,却是转头与坐在他身旁榻席上的另一位笑着道:“五郎,这江宁府不如长安多矣,来时听说三分明月夜,二分都落在江宁了,这秦淮河上处处旖旎,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那位他称呼的五郎不过及冠的年纪,修长的眉眼懒洋洋地半闭着,轻薄的嘴唇勾起一抹淡之又淡的笑容,歪斜着靠在凭几上,手里的酒盏摇摇晃晃:“江南的风韵在于山水,美人儿不过是点缀。”

他瞧了一眼跪在当中含着两包泪唱着吴侬软语的莺娘,才又道:“你此次来可不是公事,太过张扬小心惹出事来。”

常允脸色才正了几分,咳了一声,又有些得意:“你可知今日才到口市上,便挑中了合意的,已经打发人送到城外别庄上去了,若是教养一番送回长安,那位一准是满意的。”

那位五郎望了他一眼:“你真打算送去?”

常允嗳了一声:“不然我又何必跟着你千里迢迢来江宁府,那位可是说了,就喜欢江南这种绵软细嫩不经人事的小娘。”

五郎慢吞吞地:“这不合规矩。”

“规矩再大,也大不过这个!”常允指了指上面,“如今的情势你也瞧见了,陛下对这位可不同。”

五郎轻笑一声,没有再说。

常允却又挠了挠头:“只是这几个都是雏儿,又是没见识的,怕到时候坏了兴致。”

下首的两位郎君这下子有了接话的机会,忙道:“此处是春阳坊,罗妈妈也是风月里的老人了,没有她调教不好的人。”

常允半信半疑,看了一眼委委屈屈唱曲的莺娘:“她能教好?教出的这位都知娘子还是这幅脓包模样。”

莺娘嘴里的小曲差点错了调子,脸上更是委屈,若不是知道这几位是她开罪不起的贵人,只怕早就使了性子不肯伺候了。

她一双眼求救般望向另一张榻席上的五郎,她眼力不差,瞧得出来这里面的常允是个不讲理的,另外两位都是江宁司马府黄家和长史府朱家的郎君,这时候都想尽法子巴结这位常二郎,只有眼前这位不一样,他也是长安来的,常二郎对他说话都客客气气的,可见他身份不凡,说不得只要一句话,常二郎就能饶了自己。

可那位五郎,明明是散漫不羁地依在凭几上吃酒听曲,但莺娘瞧得清楚,一盏接一盏的酒下去,他不但没有醉,那一双懒洋洋地眼里精光流转,不经意之间望见了教人竟然有些生畏,

让她那已经到嘴边的哀求的话,不禁又吞了回去,只能忍着委屈拨弄着手中的琵琶,咿咿呀呀唱下去。

到了快响暮鼓的时候,春阳坊里这一场宴席才散了,常允已经是大醉,留宿在了坊里,黄六郎与朱大郎一起陪那位五郎出来,殷勤地送他上了马,看着他带着人走远了,这才敢回府去。

罗妈妈松了口气,带着人赶紧进去,打起精神伺候好长安来的贵客,安抚已经哭得不成样子的莺娘,忙得不可开交。

她没发现,在春阳坊对面的柳树下一直坐着个不起眼的婆子,见着春阳坊闭了门,才慢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慢悠悠沿着巷子出了东门坊去了。

“司马府与长史府的两位郎君陪着的?”萧容悦坐在西窗边散了发,皱着眉听着三七送回来的消息。

“还有一位长安来的郎君,只是听那位常二郎称呼他为五郎,姓什么却是不知道。”三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打听这个,但她如今也是听了山茶的话,照着吩咐办事。

看来常允来江宁府不是公事,否则不会由黄家和朱家两位郎君陪着,便是让黄司马与朱长史亲自作陪也都应该,毕竟右仆射常徽那老家伙这时候正是深得圣心春风得意之时。

可是常允来江宁难道只是为了买几个小婢?这样未免太过奇怪了。

还有那位五郎,又是谁?是长安哪一府上的五郎?他为何也与常允一起来了江宁?

萧容悦蹙着眉头,心事重重,由不得她不小心警惕,如今的长安已经是危机暗伏,这些人一个小小的举动说不得都藏着了不得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