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三十四章 娘家送来的话

第二日一早裴氏便让人递了话来,瓷器行与丝织坊的管事都是长房里的人,只有奇货铺的管事是二房里的,三房竟然不曾插手进来,这让萧容悦有些惊讶。

她吩咐人带了话回萧府给萧靳,自己依旧称病,闭门不出谁也不见。

杜霍回过秋实园两回,萧容悦都教三七推说自己病着,让玉竹几个轮流伺候他,兴许是见萧容悦尚算听话,没有把事情闹回萧家,他也便不再多说,晚上去抱厦里歇了,白日便匆匆忙忙出府去了。

二房那边也没了消息,何氏一心守着杜易身边伺候着,连长安铺子都不过问了,再不曾提起裴二娘子与杜霍的事,把杜裕也拘在书房里,连书院也告了病不让去了,府里一时间竟然难见到二房的人。

萧容悦也不多过问,只是让人把那消息透给了那边便不再理会,她更关心的是常允来江宁府的目的,右仆射常府不会无端端让他来江宁府游玩一番,再买几个小婢回去。

只是她还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小柳氏带着萧容乐登门了,说是听说她病了,过来探望一番。

刚一进花厅,小柳氏便满脸担忧地起身拉着她:“悦娘,她们说你病了,可是把我们担心坏了,究竟是哪里不好?怎么才嫁过来便病倒了。”

她一脸慈爱不舍地摸着萧容悦的手,上下端详着她:“我的儿,你在我身边养了这么大,无病无灾的,怎么才进了这府里就……你有什么事只管与我说,我与你阿爷总能有法子的。”

如此真挚的满含感情的话,却让萧容悦一阵恶寒,她笑着抽出手来,从三七手里接过香薷饮送到小柳氏面前:“教姨娘担心了,不过是受了暑气,没有什么大碍。”

小柳氏不放心地看了她好一会,才叹了口气:“你也别瞒着我了,我知道你嫁进来怕是受了不少委屈。”

萧容悦一眼望见坐在一旁的萧容乐满是打探的目光朝着她这里望过来,她低了低头,声音也低沉下来,像是真的有满腔委屈却又说不出来:“姨娘,我也是没法子,三郎他喜欢玉竹她们……”

她说得无奈又伤感,转头吩咐三七:“去让木莲她们几个过来,给夫人见一见。”

看到眼前站着的四个,小柳氏一时不知该作何表情,这里面大都是她的人,原本早就安排好了要她们留在这边,有什么事也能送了消息回去,可是萧容悦居然糊里糊涂将她们都收成了房里人,如今再想用她们也用不上了。

她终究只是笑了笑,吩咐道:“日后要好好伺候郎君,为娘子分忧。”

那边坐着的萧容乐却是脸色阴沉地难看,狠狠剜了一眼萧容悦,别开脸去看也不看她。

萧容悦挥了挥手,让木莲几个都下去了,这才道:“可如今郎君与那裴二娘子又……那可是世家娘子呀!”

世家娘子可不是这些婢女,就算要进门也是正经贵妾!小柳氏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她瞥了眼已经忍不住要开口的萧容乐,使了个眼色让她稍安勿躁,自己才开口道:“悦娘,说起来也是你性子太过软弱,怎么也该劝着的,那裴二娘子可是你婆婆的侄女,与三郎自小一处长大,旁人比不得的。”

“若真让三郎纳了她进门,日后你的日子怕是会更难了!”小柳氏循循善诱,“如今杜家不敢声张,权当没发生过,你就更该赶紧想想法子,让杜家把她送回去,要不就在江宁说门亲事嫁出去也好,不能再留下了。”

萧容悦抿了抿嘴,却是望着小柳氏:“姨娘说的对,可我哪里有法子,阿家她也不肯听我的,三郎就更不会理会我了,我,我没法子呀。”

小柳氏看着她那一副软弱怯懦的模样,再看看那边已经脸色黑得跟锅底一样的女儿萧容乐,只能叹了口气:“待过些时候我寻个机会与你婆婆说一说,替她在江宁府说一门亲事,早早将她嫁出去,也让你安心。”

萧容悦一脸欢喜:“多谢姨娘。”

“你父亲还让我捎了话来,说是这些时日府里的瓷器坊有人去收成套的青釉酒器,还指明了要雨过天青釉色的,出的价倒是不错,可惜府里的瓷器坊里拢共也不过二十余套,不够收的数,你阿爷记起给你陪嫁的那两处瓷器坊里也有十余套,问你可愿意一并给了?”

成套的雨过天青釉酒器?行家都知道,雨过天青釉色最难得,就是老匠人也是百中得一,所以这成套的酒器价值可不菲,偏偏还有人要收这许多,出的价连萧靳都心动了,还让小柳氏来问自己。

她一时好奇:“是什么人要收这个?”

小柳氏也没心思闲谈,只是随意回答:“说是长安来的,你阿爷说瞧着像是贵府里郎君。”

长安贵府郎君!常允?

萧容悦一怔,陡然想起一事来,脸色微微一变,却很快又笑着道:“既然是这样,我自然是愿意的,回头就让人找齐了送去那边府里吧。”

小柳氏摇头:“不必麻烦了,那人说若是这边还有,他明日便使了人去取。”

萧容悦笑着答应了,陪着小柳氏又说了几句,这才扶着三七的手送了小柳氏与萧容乐出去。

小柳氏原本还要去春华园拜访一下裴氏,哪曾想裴氏推说自己也病了,不便相见,说是改日再派了帖子去萧家请亲家来府里,小柳氏也只好告辞了。

倒是萧容乐一脸的不高兴,白白穿了一身簇新的衣裙来,既没见到杜霍,也没见到裴氏,只能气呼呼跟着小柳氏又回去了。

她们刚出门,萧容悦便敛了脸上的笑容,吩咐山茶:“让竹苓去备车,明日一早随我去瓷器坊。”

想了想又与三七道:“往日里咱们这园子里有个风吹草动,春华园都恨不能打听清楚,今日夫人来说的话,也让她们知道吧。”

横竖杜府里已经没有半点规矩了,主子们一心明争暗斗,下人们也没什么管束,一丁点小事都能传得人人都知道,萧容悦索性就让她们听听这些话。

最要紧的是,有人会对这些话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