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三十五章 长安来客(第一更)

萧家给萧容悦的陪嫁里有两间瓷器坊和两间丝织行,另外还有江宁府十余间铺面,和六个五百亩田地的庄子,可真要说起来,最最贵重的还是瓷器坊与丝织行,这两个都是萧家起家的买卖,在江南州府都是小有名气的。

萧容悦坐在马车上,听着詹妈妈与自己说着瓷器坊里的事:“……先头便挑了何贵在那边当管事,就是看他在瓷器坊里多年,打理起来得心应手,所以郎主把两处窑都交给他管着,这两日他还惦记着来给娘子磕头,听说娘子病着才作罢。”

詹妈妈难得这样卖力为一个人说好话,萧容悦瞧了她一眼:“何贵与妈妈沾亲带故?”

詹妈妈笑得合不拢嘴:“娘子真是慧眼,那何贵是奴夫家堂兄弟。”

也就是小柳氏的人了。

萧容悦笑了笑,也不提这个,倒是与詹妈妈闲聊起来:“妈妈一家子都在萧家当差?还有别的亲戚没有?”

又吩咐三七端了一碟子玉露团过来,送到詹妈妈跟前。

詹妈妈连忙笑着道谢,这才细细说了起来:“……大都在长洲庄子上,在府里当差的不过是奴与家里那个,还有荼儿,再就是何贵家还算争气,在瓷器坊当管事。”

萧容悦听得笑了笑:“那你们比不得何贵家了,当管事可是个肥差。”

詹妈妈扯着嘴角笑了笑:“那是,那是,何贵家在江宁城里都买了一处小宅院,虽然只得二进,可也是有落脚的地方了。”

萧容悦抿嘴一笑,装作没看见詹妈妈那点子失落嫉妒,问三七:“让人递了话给坊里没有?”

三七脆生生应着:“已经吩咐他们把雨过天青釉的酒器都准备好了,管事们都在等着了。”

到了瓷器坊,萧容悦看见的是摆着整整齐齐的四大箱笼,打开来里面的确是成套的雨过天青釉面的酒具,酒盏酒壶还有注碗和酒杓,十分精致小巧,最难得的是那雨过天青的釉面,柔润且深邃,看着便教人爱不释手。

萧容悦瞧了两眼便吩咐人封上,又问为首的大管事何贵:“可留下了两套?”

何贵连忙点头:“照着娘子的吩咐留了两套不曾装进去,一会就叫人送去府里。”

萧容悦看着何贵,果然是个精明油滑的,不然区区一个萧家奴怎么可能在江宁城里买了宅院,可见在瓷器坊里没少得好处。

她也不点穿,只是闲散地坐在一旁听着这几个瓷器坊的管事一一回禀坊里的事,等着那个取酒器的人来,想看看能不能从来的人那里得到些长安的消息。

前一日小柳氏说起,长安来的郎君指明了要雨过天青釉的酒器,她便陡然想起了,这雨过天青釉色最是难得,又是价值不菲,便是寻常高门府邸也甚少用,至多是珍藏把玩。

然而这釉色却最得当今陛下的喜欢,紫宸殿里惯常用的杯盏碗具都是雨过天青釉色的,只不过那些是新平官窑里御制的,仅供紫宸殿里御用,再无更多的。

若是常允他们要这样多的成套酒器……算算再过月余就是降诞日,陛下必然要赐宴紫云楼,那么这些酒器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必然不是陛下的主意,陛下此时怕一心担忧出征安西之事,无暇理会这些,那么这事怕不是太子就是禹王的主意,来的是右仆射府二郎常允,难道是禹王?

萧容悦的心怦怦直跳,到底太子还是禹王都不重要,她想知道的是汝阳侯府!

她眼前仿佛又浮现出在那间殿室里看到的一幕,明明是那么香艳的一幕,却也让她通体生寒,魂飞魄散,还来不及逃走……汝阳侯府会不会也被她牵连了,他呢?太子会放过他吗?

她心里越发不安,索性站起身来,摆摆手让何贵和詹妈妈他们都下去,只留了三七与广丹在身边伺候。

又等了大半个时辰,何贵进来回话:“来了,人在铺子里了。”

瓷器坊外边是铺面,里面是瓷窑和庄子,萧容悦戴了帷帽,带着三七与广丹快步往铺子去了。

刚进门,便听到常允正满是不高兴地说着:“……都知道这釉色最是难得,偏偏要在这上面献殷勤,还非得让五郎你亲自来,千里迢迢到了江宁府,还未得半个好字。”

萧容悦的步子不由地一顿,屏住一口气,不是禹王,是太子!

那位五郎却是轻笑一声:“原本也是我份内的差事,难得有机会来江宁府赏玩一番,你不也是有这个心,不然明明可以让手下人来的事,你非要亲自过来。”

这声音并不算熟悉,萧容悦皱着眉头思量片刻,才带着人进了铺子去。

何贵见她过来,忙给那两位叉手作礼:“这位是东家,二位郎君有什么还请于东家说。”

那两位没料到东家居然是个女子,面色有些尴尬,常允看了几眼萧容悦,见她戴着帷帽看不清面目,也就没了兴趣,在榻席上歪歪斜斜坐下:“不过是几箱子酒器,五郎你瞧好了咱们就走,晚些黄六还摆了席,说是点了几个会唱曲的新人,咱们也别耽搁了。”

那位五郎身形修长,眼神深邃,目光在萧容悦身上停了停,才微微笑着欠身:“那几箱子酒器我都瞧过了,都是上好的,我都要了,要多少价钱东家只管开口。”

萧容悦隔着帷帽的遮帘盯着那位五郎好一会,才认出眼前的人来,心里大吃了一惊,是程漠,淮南侯府五郎。

可是怎么会是他?当初在长安,程漠是出了名的浪荡子,几次要被淮南侯赶出府去,若不是淮南侯老夫人心疼,苦劝之后才留下了他,饶是这样他在长安也已经是声名狼藉,只知声色犬马,若不是在元日朝会上曾远远见过他一面,萧容悦几乎要认不出来眼前的人。

可他来了江宁府,与常允一道,常家是禹王的人,可他却是太子使了来采买酒器的。

这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