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四十一章 詹妈妈的决定

从益兴坊出来,詹妈妈神色怔忪,有些魂不守舍,爬到大车上坐下好半天都没说话。

那一户人家也是商贾,祖籍淮阴,来江宁府做木材生意,原本也有些家底,可不料家中郎主得了急症,还没吃上几服汤药并撒手人寰,当家娘子是个没主意的,不到几日的功夫,家中仅有的家财也被办丧事和不断登门要债的弄得精光,只剩下这一座宅院。

当家娘子膝下无子,只有个几岁的幼女,只能自己扶了灵柩回乡,手头也没了现钱,只能把宅院卖了折了银钱,所以迫不得已才这般便宜卖。

詹妈妈借口帮自家主人看宅院,跟着那位不停抹着泪的娘子在宅院里走了一圈,的确都是极好的,三进的院落不算广阔但也是花木扶疏错落有致,厅堂厢房也是高大结实,连同里面一水儿的鸡翅木家具物件都很是让她合心意,可就是……

“我们虽然是商户,但祖上三辈都是清清白白的,郎君过世前就说过,绝不敢违了家训,便是这宅院要卖也要卖给正经人家,也就不枉费他辛苦置办一场……”那娘子哭得好不伤心,“若是贵家主人瞧中了,不妨给个名帖,这两日便将房契过了,我这头可是耽搁不起。”

可不是耽搁不起,赶着扶灵柩回淮阴,路途遥远又是大暑之时,那娘子说了只在这两日,若是还无人来买,只好将这宅院给了远方亲戚,毕竟日子耽搁不起了。

詹妈妈心里也是火急火燎,这样好的宅院,这样好的价钱,怕是再也难得了,错过了再想找也不能了。

可她没那么多钱银,何况那家要名帖,断断是不肯将宅院卖给还是奴籍的人家,该怎么办才好!

坐在大车里,她想了又想,直到车夫撩开帘子催问去哪里了,她才横下心:“去宜春坊萧府。”

这桩事不能告诉大娘子,只有求萧夫人帮帮她,借萧夫人的名帖用一用,先把宅院盘下来再说。

至于银钱,她这些年在大娘子园子里当管事妈妈明里暗里得了不少,剩下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姜家的帖子是杜兰亲自送来的,裴氏这几日心情不错,见女儿回来更是欢喜,吩咐厨里备几道杜兰喜欢的菜式,留了她在府里用饭。

杜兰原本要拒绝,她来的时候婆婆脸色便不大好看,只是见她说是去送帖子,想着杜家终究也是姻亲,之后还要走动,才不高兴地摆摆手让她出来,却也留了句话:“……府里公中的账簿还没对完,你回来与廖妈妈去账房里把帐看了。”

可看着母亲神清气爽,眉飞色舞地与自己说着二房里的倒霉事,她也不好推拒,只好答应了。

萧容悦过来的时候,看见春华园正房门外,柯大嫂子眉头不展发愁地在转圈圈,想上前又不敢,一副为难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她让三七唤了柯大嫂子过来,笑着问她,“有事要回大夫人,怎么不进去?”

柯大嫂子看见她,更是连连叹气诉起苦来:“娘子有所不知,如今府里实在是……这月除了办了喜事,给大厨里的家用才不过十余缗钱,还要管着各房吃用,奴是紧打紧算各处扣减才勉强维持着。”

“可如今大娘子一回来,大夫人使了人说要备几道菜,要乳酿鱼,要箸头春,要八仙盘……这,这哪里来的钱银,奴便是让别的园子里不吃不用也备不出来呀。”

萧容悦听得抿嘴笑了:“这还真是为难,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望了望正房,又道:“只是眼下大娘子在里面,大嫂子你若是进去说这个,只怕阿家要不高兴了。”

柯大嫂子哪里会不知道,所以她才几次犹豫都没敢进去,只能干瞪眼:“那可怎么好,眼瞧着就要耽误时候了。”

萧容悦带着三七几个往正房去,留了句话给她:“还是应付了眼前要紧,阿家怕是不想在大娘子跟前失了脸面。”

柯大嫂子听了愣了好一会,也只能叹口气转头回大厨去,她的确只能先应付了眼前,总不能真的进去挨大夫人一顿骂,还不落好吧,至多先把后面几日采买的钱银先用了,后面再想法子吧。

进了正房的萧容悦顶着裴氏母**毒不满的眼神,坦然地叉手行礼坐在榻席上,笑盈盈地道:“阿家,长安送了信来,几位管事都已经到了铺子里了,想来很快就会送了消息回来。”

裴氏这才有了点笑容:“那就好,那就好。”

杜兰冷冷道:“那是长安,铺子买卖如何我们也见不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萧容悦笑了:“怎么会,那几位管事都是能干得力的,自然是知道铺子里生意,阿家以后有事只管问几位管事。”

杜兰撇撇嘴,转头与裴氏说起姜家的帖子来:“……是老夫人大寿,阿公说恰逢正寿,大郎刚得了令书,要调入上元县为县丞,总算能回来了,这才要大办的。”

裴氏听了也欢喜:“好,好,姜大郎回来了,你的日子也就好过了,你婆婆总不能当着他的面还难为你。”

她盯着杜兰的肚子:“如此想必不用多少时日,你也就能有喜讯了。”

当着萧容悦的面,杜兰很有些尴尬,她在姜家最抬不起头的就是嫁过去几年肚子也没能有点动静,日盼夜盼始终没用。

萧容悦依旧笑眯眯的,好像没听到一般,反倒是插上了嘴:“姜家送了帖子来?姜老夫人要过寿?”

裴氏陡然想起寿礼的事来,忙道:“是,你嫁进门来也该帮着我分分忧了,这寿礼的事就交给你去安排了,务必要体体面面的,不能给你阿姐和我们杜家丢了脸。”

萧容悦垂了眼:“阿家说的是。”

看她没有多话,裴氏才安了心,继续与女儿说着家常,不再理会不识趣的萧容悦。

三人正坐着,山茶快步进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粗粗给裴氏与杜兰行了礼,站到萧容悦身后,在她耳边低声说着话,不过三两句,连萧容悦的脸色也郑重起来。

杜兰没在意,裴氏倒是留了心,竖着耳朵只听到几句:“……长安来的,就快到江宁城了,要五百缗……”

还不等她听真切,萧容悦已经起身来叉手行礼:“阿家,我那边还有些急事,就先告退了,改日再陪阿家与阿姐用饭。”

她说完甚至顾不上裴氏的话,急急忙忙带着山茶与三七就出去了。

杜兰越发气恼:“阿娘,这商户女越发没了规矩,就这样走了……”

裴氏却是拧紧了眉头,吩咐白芷:“让人在秋实园好好留心,看看她是要去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