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四十四章 借钱(第二更)

区区几块地毡就卖出了四十缗钱,裴氏得了消息笑得嘴都合不拢,连连吩咐林妈妈:“快,快把公中的钱都拿出来,若是不够再把那两处铺子上的银钱都送过来。”

她急不可耐要去把胡商的货物都买下,这一转手就是七八倍的钱,等于是天上掉下的福气,换了是谁都丢不开手去。

杜兰也让人送了二百缗钱来,裴氏一听便知道,这里面必然还有姜家的钱,杜兰往日里的那点月钱都是姜夫人算了又算才给的,没攒下多少,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她不愿意教姜家得这么个便宜,奈何杜兰已经告诉姜夫人了,终究是嫁出去的女儿向着婆家,只能收下了。

可就是这样还差了不少,那胡商的一船货还留下了近半,要全盘下怕不得一万缗,杜家凑了许久还不过是两千缗出头,始终是不够。

可要让裴氏把这样的好事拱手让人,她哪里舍得,如同割肉一般,一时坐立不安,连饭食都不想用了。

等到白芷请了杜霍来,她已经靠在凭几上连连叹气:“想我们杜家也是江宁府数得上名的清流世家,如今竟然连区区半船商货都买不起,这可怎么办才好!”

杜霍皱着眉,强忍着不耐开口:“阿娘何必为了这样的小事伤神,总有法子解决的。”

裴氏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三郎,你可得给我想个法子,那胡商的货都是极好的,就那几块地毡就卖了四十缗钱,我们可只花了五缗钱买回来的,这样好的事难道就看着白白便宜了别人?”

“如今府里公中和铺面拢共统统拿出来,也不过一千几百缗,加上你阿姐送来的也不够,可真是愁死我了。”裴氏也顾不得遮掩了,瞪着杜霍,“我思来想去,这府里若说还有人能拿的出这笔钱,也就只有萧氏了,她那陪嫁里有的是钱!”

杜霍早就想到了,只是这向萧容悦索要陪嫁的事他却不愿意亲自去做,毕竟那一匣子酒器的事还闹得沸沸扬扬,他这时候怎么也不肯再传出些什么出去。

他叹口气:“阿娘,这样的事只怕我是不好开口的,萧氏还病着,若是逼得急了,怕是更多了麻烦。”

裴氏气得脸都发青,她叫杜霍来,就是想让杜霍去说服萧容悦拿了陪嫁的银钱给杜家长房盘下那批地毡和毛料,可不想杜霍三言两语推得干净,难道就这样作罢不成?

那她是万万不肯的。

终究她横了心,唤了白芷:“萧家娘子病得重了,你与林妈妈随我去看看她去。”

听说裴氏大驾光临,萧容悦少不得要撑起身子来,换了衣服梳洗过,扶着山茶的手出来迎接。

只是刚到门前,就被一脸关切的裴氏给拦住了:“你身子不好,快些歇着,都是自家人不必讲究这些。”

那副殷殷关怀慈爱的模样把三七与山茶都差点看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扶了萧容悦进去。毕竟平日看惯了裴氏拉着脸说话,可没见过这样的她。

萧容悦可不是没经过事的人,见她这样也就一副病重虚弱的样子,道着谢回了软塌上坐下。

裴氏犹嫌不够,到她榻边坐下,问起三七与山茶用了什么药,请了哪位郎中,怎么不见起色的话来。

萧容悦也不答话,就在一旁半靠在软枕上听着,半垂着眼皮,活脱脱就是一个病得没了气力什么都管不上的人。

裴氏自个儿说了半天,见山茶与三七也都是木木地问一句回一句,多一句都不会说,一时气闷,索性作罢不再“关怀”下去了,开口说上了正事:“我今儿过来,是瞧瞧你,听说病得重了,实在不放心,再来还有件事要与你说。”

萧容悦声音低弱:“阿家有事请说。”

“府里有急事,急着要用钱,奈何公中一时没那么多现钱,要从铺子上折了过来又怕耽误了时辰,所以想着从你那陪嫁里先挪些出来,之后有了再填补给你。”裴氏说得轻描淡写,仿佛是一桩很小的事。

萧容悦却像是吓了一跳,原本苍白的脸更是白得吓人:“府里出什么事了?竟然要从我的陪嫁里借钱了,难不成是出了什么大事,要不要我回娘家去借钱?”

她几句话把裴氏弄得尴尬又无语,好半天才道:“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时要现钱去办事,用钱很是着急,等不得铺子里的钱折现送来了。”

她轻咳一声,看着萧容悦那副不问清楚不肯罢休的样子,只得道:“至多算是府里借你的陪嫁压箱钱用一用,之后再还给你就是了。”

现在要紧的是让萧容悦答应给钱,别的可以日后徐徐图之。

萧容悦接过三七送来的汤药端在手里,却是望着裴氏:“可借也得有个凭据,不然日后说起来如何说得明白?”

这下到裴氏愣神了:“你要什么凭据?”

娶回来的儿媳妇,陪嫁自然也都是杜家的,动用自家银钱要什么凭据,她说个借字也不过是遮掩遮掩罢了,这萧容悦怎么还真当是这么回事?!

萧容悦拿着小勺拨弄着汤药,嘴里吐出两个字:“借条。”

直到那张白纸黑字盖了杜家印鉴的借条送到萧容悦手里,裴氏还觉得心肝疼,若不是急着要用钱,她恐怕早就发作起来!

回去的路上,她扶着白芷的手,还气得直哆嗦,与林妈妈道:“瞧瞧,这就是商户人家教出来的,嫁进门了还敢跟婆母要借条,不过是用她些压箱银子罢了,还真当那些陪嫁是自个儿的了!”

“人都嫁进杜家了,身上的衣,口中的食,样样都是杜家的,难道她还以为能自个儿私藏了!”裴氏越说越生气,“待这次事办妥,三郎去了长安,我有的是法子收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