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五十章 心慈手软的母女

等到裴氏彻底清醒过来,已经是两日后了,看着坐在一旁红肿着眼的杜兰,还有瑟缩着跪在跟前的林妈妈,裴氏大口大口喘着气:“府衙里也没个音信?”

杜兰声音沙哑:“说是山阳那边早就不见人了,府衙里一时也没有法子,只能慢慢再查探了。”

裴氏欲哭无泪,歪在软枕上:“那可是咱们杜家全部的银钱了,现下府里连吃用都要没有了,这是要了我的命去呀!”

她忽然想到了,一骨碌坐起身来:“是萧家,萧氏!那什么胡商不是萧家的老主顾吗?一准儿是萧家想出来的法子,就是为了骗我们的银钱的!”

杜兰这时候也是满肚子气:“我瞧着也是她,这么个祸害进门便不安宁,如今还与那骗子一道骗了杜家这许多钱去,我昨儿就说要送了她去府衙,上了大刑好好审一审,说不得就查出来了!偏偏三郎拦着不让!”

裴氏目赤欲裂:“他护着那个贱人做甚!若不是她,我怎么可能会损失了这许多银钱!让人现在就把她拿了送去府衙!”

杜兰赶紧劝道:“阿娘,三郎说的也有理,如今萧氏还病着,先前的事又是咱们得了消息躲着她去办的,她大可以一推了之,未必就能定了她的罪,与其这时候跟萧家撕破脸,不如……”

杜霍说的是等到他去了长安之后,杜兰心里却不这么想,杜家和她被萧容悦害得这般惨,她哪里忍得到那许久,她咬咬牙,摒退了左右,低声道:“当初可是打算好的,萧氏进了门,这陪嫁就该归了咱们府里,可如今一分半毫都没见着,还搭进去这许多!”

裴氏想起那日在萧容悦手里的借条,更是怒火烧到了头顶:“你说怎么办!”

杜兰眼风转厉,微微冷笑:“她已经嫁进杜家门了,生是杜家人,死也是杜家鬼,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陪嫁自然就该交给阿娘了。”

裴氏吓一跳,有些不安:“可她刚进门才几日,若是真有什么……萧家怕是不会甘休的。”

“阿娘,你还瞧不出萧家那位夫人的意思?”杜兰全然不在意,“她是想将自己女儿萧二娘子嫁过来给三郎,若不是当初祖父与萧家定亲定了萧氏,这一回说不得嫁过来的就是萧二娘子。”

“只要与萧夫人说明了,她必然是乐意的。”她压低声音道。

裴氏想了想,眼下也没有别的法子,总不能看着杜家就这么下去,她把心一横,低声与女儿道:“可也不能突然就……总得拖上些时日才行,不然就是旁人也会起疑心的。”

杜兰点头:“也不能拖太久,若是她怀了身子岂不是麻烦了。”

裴氏嗤笑一声:“三郎才瞧不上她,进门这些时日连她的坊门都没进过,宁可去几个通房那里歇着。再说她是什么身份,就算是有了,我也瞧不上,三郎日后可是要入阁拜相的前程,哪里能留下商户女生的贱种。”

母女二人商定了主意,却还是没有解决眼前的问题,就算是萧容悦死了,陪嫁落在杜家那也是要些时候的,眼下杜家已经是朝不保夕了,公账上一点银钱也没有,下人的月钱还没发,接下来的吃用都艰难。

裴氏叹了口气,说起了前两日在姜家寿宴上的事来:“……是你三婶母帮着打听消息的,又说是富贾之家,只有这么个独子,嫁过去就是当家主母,给的彩礼足有五万缗,最最好的是对陪嫁还不挑,我就想哪有这么好的事,偏偏又做不成。”

杜兰也吃惊不已:“是周记油坊的东家?那可真是家财万贯,不输萧家呢。”

她蹙着眉:“只是怎么就做不成,难不成沅娘不愿意?”

裴氏摇头:“她还不知道,可这府里上下谁不知道她跟三郎……也是我不好,当初想着三郎娶了她也不错,毕竟那会子裴家还有些家底,哪成想……”

杜兰却是哼了一声:“那也由不得她想不想,这婚姻大事素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由得她自己挑来拣去。”

“再说了,她在咱们杜家养了这么多年,难不成连这个阿娘都不能做主?”她撇撇嘴,“她与三郎那是痴心妄想,自个儿不检点能怨谁,给她找这么门好亲事那可是她的福气。”

裴氏眨眨眼:“难不成真要把她嫁过去?可她已经破了身子了……”

杜兰笑了一声:“这关了门夫妻两个,也没旁人在跟前,只要有心谁又瞧得出来。阿娘可不能再犹豫了,这府里上下如今心都乱着呢,要是真不想个法子,怕是过不下去了。”

裴氏想了又想,终究是觉着也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答应了这门婚事,先把那彩礼收下应付过眼前才行。

她强撑起身子,吩咐白芷:“去给姜三夫人送个话,请她明日来府里坐一坐,还有萧夫人。”

看着白芷出去了,裴氏才幽幽叹了口气:“我是个心慈手软的,若不是万不得已,也不肯想这些事。”

杜兰吃了口茶汤,只觉得心里那口堵着的怨气松快了些:“阿娘,这可容不得咱们心软了,这也是没法子了,总不能眼瞧着杜家长房就这么败了吧。”

只可惜她们不知道,送信的人前脚出了府,二门上的冯婆子后脚就把消息给了竹苓,萧容悦也就知道了。

“……请了姜三夫人来倒是不奇怪,她是要答应周家这门婚事了,可是为何会把姨娘也请了来。”萧容悦蹙眉,冯婆子只知道要去哪一处送信,并不知道裴氏要做什么。

三七小声道:“许是觉着夫人与姜三夫人相熟,请了来作陪。”

萧容悦目光清冷,摇了摇头:“大夫人最瞧不上萧家,上一回姨娘来探病,她都不肯相见,怎么可能无端端请了姨娘来,更何况杜兰不是在府里,姜三夫人论起来还是她三婶母,又何必要姨娘作陪。”

她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叮嘱竹苓留心春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