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五十三章 姜夫人的惩罚

不知道是裴氏着急,还是小柳氏着急,姜三夫人的办事速度是真的快,周家正经请了姜三夫人作媒,登门来取了裴二娘子的庚帖去合婚,说好了合婚成了就送二万缗的定亲礼来。

裴氏松了一大口气,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不至于把她逼死了,如此一来她身子也好起来了,不再闹着头昏胸口疼,还能吃得下睡得着了。

杜兰看她病大好了,心里也就放了心,吩咐人收拾着,让姜家的马车来接她回去。

可是打发回姜家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却没有带了马车来,倒是吞吞吐吐带回了一句话来:“夫人吩咐了,杜家事多,夫人身子不好,让娘子就留在杜家尽孝,暂时不必回去了。”

这是什么意思?婆家居然不让她回去!

杜兰吓得脸都白了,想起了那日俞氏看她的目光,讥讽中带着厌弃,分明是打定主意不教她回去了,这是要教姜大郎休了她了?

她唬得手软脚软,哭丧着脸来与裴氏说,裴氏也吓了一跳:“好好的,怎么就闹起来了?你婆婆又作什么妖?”

杜兰悲从中来,用手绢掩着脸:“她怕是因为那二百缗钱恼上我了,先前便怨着我不生养,还让大郎纳妾,我不肯答应,她便已经瞧不上我,如今……”

裴氏也慌了,自己这一儿一女是她最大的依仗,儿子是解元郎,女儿又是姜家儿媳,这让她就是在杜奎面前都说话有底气,可是眼下女儿要是被姜家休了,那之后怕是要成了笑话了。

她连忙道:“这怎么成,我这就打发人去请你婆婆过来,再怎么也不能闹得两家都没脸呀。”

她使了人往姜家送帖子去,自己打起精神来劝慰杜兰:“你婆婆是个难伺候的,你嫁去姜家也不过才几年,哪里就至于要如此,何况不是有几个房里人,也都没个消息,那说不得就是姜大郎他的事,偏偏要磋磨你。”

杜兰抹着泪,心口发酸:“今年元日里,她趁着祭祖的时候,当着族里老老小小那许多人的面上,说今年大郎房里定要有喜信,嫡出庶出她都不在意,只要有了就是府里的大哥儿,她都喜欢。”

“这话分明就是在戳我脊梁骨,转过一年前,她还与大郎商量,要把二婶母家一位远方堂亲的女儿说给大郎做妾,还说瞧着就是有宜男的福气,若不是大郎听了我的没有答应,只怕这会子我早就被赶回来了。”

裴氏听得心疼,却也只能叹气,劝道:“不妨事,等你阿爷回来了,我让他与你公公好好说说,这两家结亲可不是结仇,不会由着你婆婆胡闹的。”

“当初若不是姜家家世还算清白出挑,我怎么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论起来咱们杜家长房的女儿就是嫁进司马府也是当得的。”裴氏也觉得气闷,“若不是老尚书去得早,你与三郎的婚事怎么也不会这样。”

杜兰噙着泪:“萧氏那么个商户女还整日病病歪歪,我天天小心伺候着阿家,却还要被她刻薄,这哪里还有公道!”

被杜兰念叨着的萧容悦这会子小小打了个喷嚏,她蹙了蹙眉,无端端有些耳根发热,这是谁在念叨她吗?

不过她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是与广丹道:“可知道这几日送去春华园西跨院的吃食用度怎么样?”

杜奎前两日就回了杜氏族里去了,戴姨娘住在西跨院里,平日倒也没什么,裴氏与戴姨娘井水不犯河水,看在杜奎的份上不大理会她,可现下府里用度陡然紧了,只怕裴氏第一个开刀的就是西跨院。

广丹细声细气回话:“柯大嫂子说,大夫人吩咐了,府里如今遇了难事,各房各院都要节省着用,大郎主也没留在西跨院里用饭,那边每一顿就送一碗稀粥和半张胡饼过去,连半点荤腥都没有。”

萧容悦咋舌,裴氏还真敢做,就是对府里的下人也不至于这样苛刻,她这是借机收拾戴姨娘呢!看来是对戴姨娘积怨已久了。

她好奇问竹苓:“可打听了这位戴姨娘的来历?”

“还是春华园里打点花木的婆子说了,这位戴姨娘可不是什么正经出身,从前是百戏班子里跳盘鼓舞的,还是社日献舞的时候被大郎主看中了,花了钱买了留在府里,后来大郎主还抬了她做妾。”

萧容悦挑眉:“是乐户还是良籍?”

“还是乐户,听说大郎主前些年想给她放了良,大夫人怎么也不答应,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只好作罢。”

那么这位戴姨娘怕是对裴氏也是满心怨愤吧,毕竟原本可以做个良家,却不得不还顶着乐户的身份,凭谁都会恼恨的。

她笑了:“去再给柯大嫂子送五百钱,让她这几日给西跨院的吃食也上上心,毕竟也是姨娘,也不能太过苛待了。虽然是大夫人的意思,可若是大郎主回来,怕也不好看。”

竹苓是个伶俐的,清清爽爽答应了,又问了一句:“要让西跨院知道是娘子吩咐的吗?”

萧容悦看着她多了几分满意:“让柯大嫂子对她照实说,不必瞒着她。”

这位戴姨娘是个有趣的,日后也有用得着的时候,现下不妨先来往着。

“再让人打听打听戴姨娘平日里行事说话,多多留意那边的动静。”萧容悦叮嘱道。

竹苓应着,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