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五十五章 打死不回去

只是等到天都快黑了,杜霍还没有回府来,杜兰心里着急,一刻也坐不住,想要再寻裴氏商量商量,却听白芷说裴氏带了甘妈妈去了库房里清箱笼,要给裴二娘子准备陪嫁,她只好从正房再回自己的抱月阁里去。

八月初的傍晚日头落得晚,已经到了掌灯的时候,四下里还未黑透,刚开的凌霄花攀着高高的花架漏出点点晚霞,可惜少了人修剪,枝叶有些凌乱,花朵儿不见多。

杜兰没有心思多看,拉长着脸往前走着,刚想转头吩咐婢女去秋实园看看杜霍回来没有,却听不远处的花棚下有人在说着话。

“……前儿你亲家摆寿酒,你送了什么寿礼过去?”一个婆子靠着花棚下,手里还提着一只旧酒壶斟了一盏递给对面坐的另一个婆子。

那一个接过来不小心洒了些在手上,赶紧凑近嘬了一大口,才笑着道:“能送什么,不过是几匹衣料子和一挂肉,多的也没有。”

问话那个直笑:“怎么也没送个寿桃什么的,只给了一挂肉,你就不怕你亲家生气。我可记得当初你家二郎娶媳妇彩礼就送了十二抬,在府里谁还有这样的体面。”

吃酒的婆子摇头叹气:“那已经是掏空了家底了,有什么法子,娶媳妇可不就是讲个脸面,怎么也不能教人笑话不是。如今娶回来了,那就得另说了,难不成还要为了她娘家再贴补我的钱?”

“这话说得是,你那儿媳妇倒也乖巧得紧,那日你在院子里当差,我瞧她送了饭来,你吩咐什么她就做什么,半点也不挑剔。”

“她还敢挑剔,嫁进门也一年多了,连个蛋都没下,若不是想着再娶一个也是折腾,我早就让二郎赶了她回去了。”吃酒的婆子拈了一块酱菜塞进嘴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前两日她与二郎拌了几句嘴,闹着回了娘家,还不是乖乖被送了回来。”

“哎呦,娘家人送回来的?”问话的婆子来了兴致,“你没让你家二郎去接她?”

“她自个儿闹着回去的,二郎凭什么要去接她?”说话的婆子哼哼两声,得意了几分,“若是去接她岂不是给她长脸了,她娘家兄弟送了她回来,如今更是老实了,知道娘家也不给她撑着,再不敢有半点脾气了,现在不是老老实实给二郎洗衣做饭。”

“那也不错,只是可惜没个生养,你就不着急?”

“急什么,她如今彻底老实了,我就放心给二郎再找个小的,也不用挑什么,好生养听话的那种,口市不是有这样的,买一个放在二郎房里就好了。”

杜兰听得身子发软,眼前一片金星,扶着婢女好一会才站住了,咬牙切齿:“去看看是谁敢在这里躲懒嚼蛆,不好好当差在还敢胡言乱语,给我打出去!”

婢女吓得连声答应,先扶了她回房去,再等回来却已经不见人了,想来那两个婆子已经吓得跑了,自然是寻不到人了。

到了晚间,杜霍得了信回春华园的时候,杜兰一口咬定不肯让娘家送回去,若是姜家让人来接,她才肯回去。

裴氏倒还罢了,也只是劝几句便由着她,心里也是觉得姜家若是不来人接,教娘家送回去脸面上不好看,杜霍却是气得够呛。

“阿姐,你如今还要与姜家僵着不肯回去,若是姜大郎回来了真的听了姜夫人的意思,打算与你和离,你又怎么办?”杜霍的眉头皱成了个川字,不明白自己阿娘与姐姐怎么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

裴氏撇嘴:“好端端的为何要和离,姜家也不会这么糊涂!”

杜霍知道自家阿娘的性子,只盯着杜兰:“阿姐你嫁去姜家也有几年了,如今还膝下空虚,姜夫人前两年还想给姜大郎纳妾,你都拦着不肯,光着一条无所出便可休妻。”

“姜家念在我们家的份上,必然也不肯闹得太过僵持,至多是想要和离,可是阿姐你真的想和离大归吗?”

杜兰脸白得吓人,声音也低了下来:“可姜大郎他说了不急……”

杜霍恨不能打开自己姐姐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口味的豆花:“这么久没有子嗣,谁会不着急,姜大郎那不过是安慰你!”

“更何况姜夫人对你也不是很喜欢,你也知道这些时日府里许多事,你每次回来姜夫人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却是有芥蒂的,你毕竟是姜家妇!哪里有不管着姜家的事,日日往娘家跑得道理。”

裴氏听了忙拦着儿子:“这有什么,你姐姐终究是杜家的女儿,回娘家帮衬帮衬也应该。”

杜兰泪如泉涌:“三郎你竟然是如此看我,我若不是挂心阿爷娘和你,何必要捱着阿家的脸色回来,说到底你还是当我是外人了……”

杜霍说不下去了,他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没法让这两个女人清醒过来,只能起身丢下一句:“若是阿姐一心和离,阿娘愿意让她大归,你们便与姜家闹吧。”

萧容悦赶在落坊门前赶回了府里,一边让山茶替她净手,一边与三七道:“先让他们在庄子上安顿下来,教庄头好好看着,挑几个伶俐的出来,过几日带去铺子上让我看一看。”

三七笑着答应了:“这四五十号人,怕是要小半日才能安顿清楚了,只是到时候都要带去长安吗?”

萧容悦想了想,也是一笑:“不急,且看看。”

她在口市挑了几十个人买了下来,里面既有身强力壮的部曲,也有干净伶俐的小厮,这些人她是打算好好挑了各有用处的。

三七答应着,打起帘子出去了,山茶端了青饮上来,默默退到一旁伺候着。

萧容悦见她低着头,便问起园子里的事来:“今日可有什么事?二夫人使了人过来没有?”

山茶低声道:“不曾使了人来,只是竹苓回来说大夫人使了去姜家的人回来了,说是帖子姜家不曾收下。”

她声音有些沙哑,不同于以往的沉静,一直低着头不曾抬起来,看着有些不一样,萧容悦蹙眉,正要问她。

却听外边传来詹妈妈欢欢喜喜的声音:“奴有事求见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