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五十八章 陶二郎的绝望(第一更)

戴姨娘走的时候已经彻底放了心,丰润娇艳的脸上满是笑容:“娘子宽心,旁的事不敢说,这几样必然是稳妥的。”

萧容悦抿嘴一笑:“那么姨娘也放心,我答应的事不会反悔,只要事成,我必然让姨娘脱了奴籍,再奉上重谢。”

戴姨娘听到放了奴籍的话,一时心中百感交集,也说不出别的来,向着萧容悦就是一拜:“多谢娘子了。”

看着她带着婢女出去,萧容悦轻轻叹了口气,也是花儿一般模样心性的女子,偏偏被作践这些年,终究是际遇害人。说起来她到这会子还有些吃惊,她准备了许多说辞和条件,等着戴姨娘开口讨要,却没想到她只要了两样,其中一样就是入良。

也是了,奴籍始终是被人攥在手里摆弄的玩意儿,连被打死也至多不过是判个杖刑,算不得一条命。

但另一桩……真是个不一样的。

不过现在她最后一枚棋子也落下了,大局已成,就等收网了,届时杜家这么个恶心的坑也就与她没有太多关系了,终于可以脱开手安心回长安。

这样想起来,还真是高兴的事越来越多。

她哈了一声,一拍掌:“广丹,让大厨里今日再加个丁子香淋脍,再要柯大娘子把陈酿果酒打一壶送来。”

论起来这满屋子里就数广丹嘴馋,听到她吩咐立刻脆生生答应着,笑着打了帘子出去:“这就过去,要她挑新鲜的皖鱼,多加几勺丁香油。”

山茶刚巧捧了湃好了的甜瓜进来,不由地失笑:“说到吃,谁能赶得上广丹,别的差事都不记得了,光惦记着大厨那边。”

萧容悦笑得眉眼舒展,伸了个懒腰:“人活一世,谁还能没个喜好,我瞧她这样挺好,实心实意就想吃好的,也不失为乐事。”

山茶看着自己主子那副懒散的模样,笑着摇头:“娘子总能说出理来。”

看她神色自若,与前一夜那红了眼的委屈模样大不一样了,想来是放开了,萧容悦更是多了几分欣赏:“一会你让竹苓带着几个小的去查探查探,今日二门上和沿路各处园子都是谁当值,回来再来回我。”

山茶神色一怔,敛了笑:“娘子是觉得今日的事……”

她已经听三七说了今日陶二郎闯进内院的事来了,原本心里又气又怕,想过来跟萧容悦求责罚,却被三七宽慰开导许久,终究是想明白了。

娘子昨日就说过不会让她受这个委屈,今日陶二郎闯进来,娘子也不曾与她说过什么,分明不曾怪过她,那她就更该尽心尽力伺候,不必要钻了牛角尖不肯出来。

所以这会子她满心只有萧容悦的话,再不多想别的了。

萧容悦看着她点头,神色也慢慢冷了下来:“杜家虽然已经败了,但终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体的规矩还是有的不至于让个外男闯进内院了都不知道,怕只怕这后面还有别人的安排。”

可会是谁呢?萧容悦一时想不明白,也不明白为何这人要如此安排,难不成是与陶二郎有关?

可陶二郎那么个夯货能攀上谁?就算是让他进来了,也不过是落到被打出去的地步,又能有什么目的?

她蹙了蹙眉,让山茶出去了。

陶二郎失踪了!詹妈妈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入了夜,荼儿过来寻她:“阿娘,二郎不知道去哪了,这会还不见回来。”

詹妈妈全没在意:“他能去哪,说不得又是偷拿了我的钱去了南风巷,迟早有一天要得了烂病回来!”

南风巷里是江宁城有名的暗娼私窑,与秦淮十二坊那样一掷千金争相攀比风雅不一样,这里不过几百钱就能眠宿一夜,陶二郎往往都在那边逗留。

荼儿也知道自己弟弟的喜好,但脸色却是依旧难看:“听看院门的婆子说,今儿有人闯进内院,到了咱们秋实园门前了,被打了出去,还说认得阿娘你。”

詹妈妈一个愣怔:“该不会是……你阿弟吧?”

她慌忙从榻席上爬起来:“快,快去问问,人呢?”

荼儿连忙拉着她:“那婆子说了,只当是外边闯进来的贼人,打了一顿要送去衙门报官,出了府没多远却被他跑脱了,追了好远也没追上,连前门看门的小厮都帮着找了许久,也不见人才作罢。”

跑了?詹妈妈顿时一颗吊起来的心又放回去了,跑脱了就好,不然真被送了官……

“该死的蠢货,他是疯癫了?居然敢往内院闯,若不是跑脱了这会子怕是命都要没了!”庆幸之余,詹妈妈骂出声来,“老娘费尽心力替他打算,他整日里吃喝花用还要胡闹出这些是事来!”

多亏是在杜家,府里散漫无人过问,若是在萧家,怕不是当场就要一顿乱棍打死了。

荼儿却不见半点喜色:“可是阿娘,他跑脱了却还不见回,又能去哪里!”

詹妈妈心烦得紧:“吃了一顿打,怕是吓着了,说不得又躲到哪里去吃喝找女人了,从前不也是这样,过两日就会回来,你先回去吧,我还得去娘子那里说一说,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是二郎,不然这亲事怕是要黄了。”

荼儿嗤笑一声:“他那模样也配找媳妇,阿娘倒是都替他打算好了!”

偏偏半点没为自己这个女儿着想,一心想着儿子的婚事,连宅院都替他买好了,何其偏心!

她越想越生气,转身甩手就走,气鼓鼓地出了房去。

就在詹妈妈赶着去正房里撇清楚的时候,陶二郎这时候正躺在一间阴暗潮湿的房里。

他晕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四下里黑漆漆的没有灯火,他手脚被捆得紧紧的,嘴里还堵着那块酸臭的汗巾子,他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是徒劳无用,磨破了皮都还是没有半点作用。

终于他用尽了气力,眼中满是绝望,呜呜咽咽地惧怕着,自己这是被关在了府衙里了?还是已经死了?

那间房的门终于被打开来,进来的是几个满脸胡渣虎背熊腰的大汉,慢悠悠走到跟前来,盯着他冷笑几声:“先打一顿,再慢慢来!”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几个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动起手来,在鞭子和棍棒落在他身上,痛到脸都扭曲了的时候,陶二郎彻底懵了,自己这究竟是得罪了谁?这是要他的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