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六十一章 报官吧

裴氏这会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尹家来的人就在眼前坐着,更是放了话今日若是不给个交代,断不会轻易罢休的。

她已经打发了林妈妈速速去秋实园,把萧氏和那个什么詹妈妈一起带过来,交给尹家人带了去,有什么也都是萧氏的错,与杜家是不相干的。

“……这算什么事,我竟然全都不知道,这些时日府里事多,顾头不顾尾的,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裴氏放低了身段,堆着笑对那尹家管事妈妈说着话,“不过一会人带来了,有什么话只管说,若真有这样的事,我们绝不会包庇姑息。”

这会子她可不糊涂的,尹家是开罪不起的,谁不知道那位尹舍人最是护短。

从前尹家与江宁城另一家廖家争地,两家互不相让有了矛盾,尹舍人出面把那地夺了给尹家,还寻了个由头把任江宁府长史的廖家郎主打发去了安西,路途苦远,人在半路就没了,廖家就这么败了。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可谁也不敢多嘴,毕竟尹舍人深得陛下信任,当年废王之乱他是首功,谁有那个胆量给他上眼药,连带着尹家的地位也扶摇直上,终究成了江宁府谁也得罪不起的人家。

尹家管事妈妈长着容长脸,细长的眉眼,一脸精明的模样,听了裴氏这话皮笑肉不笑:“不敢劳动夫人,原本这事也不该来府上再多问的,照着规矩该报了官,让官差来查问个明白,只是我家娘子念着从前与府上也有几分交情,才想着先来问一问,若是能问个明白还好,若是……”

她一对尖尖的眉抖了抖,没有说下去了,半耷拉着眼皮也不看裴氏,却让裴氏心惊胆战,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再催问白芷:“怎么还不见来,快去催一催。”

萧容悦带着詹妈妈到了春华园的时候,裴氏暗暗松了口气,却是板起脸:“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与这位妈妈好生说个明白吧,若是说不明白,也休怪我们,毕竟出了这样的事,府里的脸面都教你丢尽了,我与你阿公要请了亲家来说明白,不能让杜家被你给牵连了。”

尹家的人还没开口,裴氏已经劈头盖脸一顿说,一副认定了是萧容悦做的模样,萧容悦冷冷看了她一眼:“阿家前几日不是还头疼,怕是还未大好吧?还是好好歇着,这开公堂断案的事还是不劳你了,若真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自有官衙里给个公断。”

她也不理会气得脸发白就要发作的裴氏,转头与那位管事妈妈说道:“这事我听了一言半语,还很是糊涂,有劳妈妈细细说给我听听,也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位妈妈瞧了一眼被气得发抖的裴氏,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位瞧着娇弱年轻的娘子,这才开了口:“……那是我家二房娘子的陪嫁里在益兴坊的宅院,原本是因为河东府里人多地方窄,怕之后要分出去住,才一直空置着留着,可前一年长房里的两位郎君都去了长安,府里倒空了下来,这处宅院一时半会也用不上了,就想盘出去。”

“一月前有人寻到门上,说是想赁下那处宅院两月,娘子原本不答允,只想盘出去,不想多添麻烦,可来的那个妇人说她婆婆最是挑剔,要的宅院又要江宁城里热闹的市坊,又要雅致幽静闹中取静,选了好几处也没中意,就瞧上这里,可又怕她住几日不愿意了,所以想先赁下来,若是妥当过一月就盘下来,她还给了五百金作定金。”

五百金!裴氏都咋舌,听起来还真相是真心要的,不然怎么给这么大笔定金,怨不得尹家二房娘子答应了。

那婆子说着却是气愤起来:“谁知道眼瞧着过了月余,我家娘子使了人去宅子上,却看见大门落了锁,改了牌匾,连铜锁都换了,拍了好半天门不见人,还是一条市坊上的人说起来才知道,这一处宅院竟然被人改了姓霸占了。”

她斜眼看向那边惊愕莫名的詹妈妈:“那贼婆娘不但将宅院里的家什卖了许多,带着人进进出出,分明是当做自己的宅子了,还四处与人说自己盘下了这处宅院,房契都在手里了!”

“我家娘子知道了,气得睡也睡不踏实,吩咐了一定要寻了这个人,要她给个交代,居然敢骗到我们府里头上来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实不相瞒,来之前娘子已经打发人去与司马府黄夫人也说了这件事,若是没个交代,那就只能见官了!”

詹妈妈就算再糊涂也听出不对来了,自己盘下的那处宅院怎么就成了尹家的了,出了真金白银拿到的房契怎么可能就是骗人宅院呢!

只听萧容悦还满是疑惑地问着:“那是什么人?这些时日我病得起不了榻,不曾听说过这样的事呀。”

尹家的妈妈冷笑,盯着詹妈妈:“那条巷子里的人人都知道了,是杜府长房里的妈妈陶詹氏。”

詹妈妈一身冷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会是她!明明……

她顾不得害怕了,噗通拜倒在裴氏与萧容悦跟前,老泪纵横:“夫人,娘子,奴哪里有那样的胆子,敢骗尹家的宅子,奴那一处宅院是花了一千缗钱盘下来的,房契都在手里……”

她话音未落,陡然发觉不对,房里的人都惊讶地盯着她,她才想起来那一千缗钱的来历是万万不能说的,一时间脸色发白,忙忙闭了嘴,却也来不及了。

裴氏瞪大眼望着她:“一千缗,你一个奴户哪来的这许多钱?”

尹家妈妈嗤笑一声:“这分明是扯谎,区区一个奴籍如何能够拿出来一千缗,何况那一处宅院可是三进的大宅,一千缗如何能够拿得下,说出这样的话来凭谁会相信!”

詹妈妈哆嗦着:“有,有房契,那银钱是,是借来的……”

裴氏怒上心头:“胡言乱语,你一个奴籍如何能够盘下宅院,何况一千缗钱你从何处能借来!还不从实说出来!”

萧容悦却是面色犹豫:“詹妈妈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可那处宅院又有房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詹妈妈这会子惊醒过来,哭着往萧容悦跟前去:“娘子,奴跟在你身边也有些年岁了,不曾做过这样的事,娘子万要替奴分辨几句呀!”

萧容悦看看她,一副不忍的模样,终于点点头:“说的是,詹妈妈跟着我许多年也不曾有这样的事,想来其中必然有缘故,既然如此那就报官吧!有什么事交给官衙里来查个明白!”

詹妈妈……已然呆若木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