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六十八章 陪嫁与参汤(第一更)

摆在几名官差面前的是几十只乌木箱笼,簇新的箱笼上面都挂着铜锁,明晃晃地提醒着众人这陪嫁刚送到杜家时日不久。

萧容悦一脸病容坐在榻席上,咳了几声才有气无力地道:“这里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陪嫁单子也在这,不知各位想看什么?”

那几位官差怕也是难见到这样丰厚的陪嫁,满眼惊奇地看着几十个箱笼和长长的陪嫁单子,好一会才道:“有劳娘子开开箱笼对一对,那陶詹氏在牢里顶不住供了出来,说是偷拿了娘子的陪嫁去折了钱银,才凑够了一千缗买了那处宅院。”

萧容悦一副吃惊的模样,连连摇头:“怎么会,詹妈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她可是姨娘身边的人,拨过来给我作陪嫁的管事妈妈。”

她一边摇头不肯信,一边吩咐人取了钥匙来开箱笼。

只是三七苦着脸上前回话:“娘子,这些陪嫁都是交给詹妈妈管着的,钥匙也都在詹妈妈那里,旁人都没有。”

萧容悦惊讶,结结巴巴:“这,这可怎么好?”

官差对望一眼:“那只能让人砸了铜锁打开来了。”

趁着砸铜锁的功夫,官差又问:“府上还使了人去报了官,说是昨夜里毒死了个小婢,可有此事?”

萧容悦这会子像是难过太甚,别过脸去摆摆手,说不出话来,还是广丹红着眼上前来回话:“昨儿萧夫人过府里来,与大夫人一处说话,又请了娘子过去,说是看娘子病着身子不好,送了些人参与首乌过来给娘子养病。”

“昨夜里婢等见人参都是上好的,便让小厨炖了一盏参汤送上来,看火的燕来平日里最是殷勤,却不想是一时眼皮子浅,背着人偷吃了几口,夜里就不行,唬地婢等忙把那参汤封了,连那些人参首乌都收起来,一早就让人去报了官。”

她说着眼圈也红了:“也不知道是什么烂了心肝的人做这样恶毒的事,竟然要对娘子下手,可怜燕来……终究是一条性命,还是一起从萧府里过来的。”

说着话时,小婢已经捧着封了的人参首乌与剩下的参汤上来了,尽数摆在他们跟前。

官差看看人参,再看看陪嫁,只觉得这里面稀奇又怪异,从未见过一家同时闹出两桩事来的,难不成这里面还有牵连?

这下毒案听起来就是萧夫人做的,毕竟人参是她送来的,可是她好端端为何要对自己的娘子下手?难不成因为是继女?可也说不通,但那桩尹家宅院的事也与这位萧夫人有瓜葛,说不定就是因为萧夫人教唆陶詹氏偷萧氏的陪嫁买宅院,结果东窗事发被萧氏发现了,萧夫人便狠下心来灭口?

官差们还在猜测,裴氏终于扶着白芷,带着林妈妈匆匆赶过来,一进门便见到那几十只箱笼,还有摆在案几上的人参与参汤!

顿时后背一阵冰凉,脚下也有些踉跄,强打起精神来战战兢兢走到跟前:“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弄成了这幅样子!”

她转过脸盯着萧容悦:“又是你在惹是生非,仲秋日竟然连府衙的官差都惹上门来了,真该教三郎早些休了你赶回萧家去。”

当着官差和众人的面也半点不给萧容悦留情面。

萧容悦却是一点也不恼,反倒是一副病歪歪柔弱的模样:“方才几位官差还在问这参汤的事,说起来阿家与姨娘走得很是亲近,这人参首乌也送了一份给阿家,今儿一早春华园小厨便送了参汤进去,倒像是没有事呢。”

裴氏急了,忙忙道:“我如何知道这人参里会有毒,便是有什么那也是你萧家送来的,与我无关。”

萧容悦笑了:“这倒是怪了,我还不曾说人参里有毒,阿家如何就如此肯定?莫不是……”

她没说下去,几位官差却是皱了眉,盯着裴氏:“夫人也得了这人参?”

裴氏已经彻底乱了,慌忙否认:“我不知道,这些我都不知道,是萧柳氏送过来的,她瞧不上萧氏这继女嫁进我们府里,又想把自己女儿嫁过来,才做了这样的事……”

话还未说完,她便发觉自己说错了,无论如何不该说这个的,她已经看到了萧容悦那满是鄙夷的笑容,心里咯噔一下,再也说不话来了。

只是已经来不及了,萧容悦已经让她说出了想要的话,这会子好戏该正式开锣了。

“怎么可能……姨娘待我极好,时时来府里探望我,知道我病了还送了药材来,连我那园子里的人也都是她挑的,她怎么可能……”哀哀的声音教人听得着实可怜,不过是片刻之间,萧容悦脸上已经完美地表达了惊愕,否认到痛苦与绝望,“阿家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姨娘她竟然是想要乐娘嫁进来,那我该怎么办?你们竟然想要我的命?”

她用手绢掩着脸,低弱地抽泣着,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病得厉害却又按捺不住伤心,还是三七快步上前,一边自个儿红了眼,一边劝慰着她。

裴氏差点蹦起来,什么叫她们想要了她的命,那是萧柳氏干的,与她有什么关系,她张嘴就要嚷嚷,却听官差道:“此事关系重大,只怕还要请二位也去府衙里说个明白才好。”

说话间,那边的铜锁也都砸开了,箱笼被打开来,大家都把头探过去想看个究竟,毕竟那样丰厚的陪嫁平日可是难得一见。

然而教他们失望了,除了有几箱里面还装了不少银钱,其余的空了大半,只剩下不多的物件。

“怎么会这样,娘子嫁进来的时候这四十八抬箱笼满满当当,可是在院子里摆着打开给宾客看了的,现在怎么只剩下这么些了?”这次到了竹苓了,她惊恐地望着那些箱笼,疾步上前去一个个打开来,好不痛心疾首。

官差也觉得惊讶,毕竟方才的陪嫁单子上可是写满了,现在却少了大半去,瞧着这位糊涂又单纯的苦主娘子好像也不知道这回事。

其中一位却是在一只空了大半的箱笼里发现了一张纸条儿,好奇地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赫然有两个大字:借据!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