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七十一章 都是她的算计(第四更)

这一个仲秋注定是不安宁的,杜府这时候已经彻底乱了。

杜安之几个族老目瞪口呆听着回消息的小厮说着话:“……陶二郎说是萧夫人与大夫人联手要害了萧大娘子,大夫人借了萧大娘子陪嫁的压箱银子五万缗,眼见还不上了就动了心思……”

杜奎听得一个茶碗就掼了过去:“胡说,杜府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事!”

吓得那个小厮瑟瑟发抖,不敢再说下去,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不该实说,可是分明是大郎主吩咐他去打听消息,府衙那边就是这么说的呀。

杜奎顾不上骂小厮愚蠢,转头向着杜安之几个急忙道:“几位叔伯,裴氏虽然蠢钝些,但终究不是个恶毒心肠的,怎么可能做出毒害儿媳这样的事,一定是弄错了……”

只可惜杜安之他们几个先前已经听说了这府里的事,又听到了府衙里的话,自然是不会再信他了,他们互相望了一眼,终究开了口:“照说这是你的家世,但闹到府衙里去了,又是这么个情形,那族里少不得也要被连累,我们就不能不管了。”

杜奎心里一紧:“叔伯们的意思是……待裴氏回来我定会严加管教,若是还不行,就,就送她去庄子上静养,总还得看在三郎的份上,给长房留点体面才是。”

他其实心里已经怄得要吐血,五万缗!裴氏居然借了萧氏五万缗!如今府里公账上却是半点都没有,她究竟把银钱都弄去哪里了!现在还得他舍了脸面求情,若不是为了杜霍,他恨不能现在就休了她!

提到了杜霍,三位族老总算是有些犹豫了,杜家败落太久了,杜老尚书过世之后,族里就没有一个依仗,眼看着杜霍就要出来了,他们不能舍弃这么点希望。

见他们不说话了,杜奎才松了口气,忙吩咐人:“去唤三郎君过来,还没给几位长辈问安呢。”

杜霍却不在书房,也没有去府衙,他进门的时候就听说官差登门了,然而他却避开了。

聚萍院,裴二娘子眼中盈盈有泪,梨花带雨地伏在他膝上,低低哭泣:“三表兄,终究是我拖累了你,不曾想到我竟然有了……原本想着此生若是能与三表兄在一起,哪怕只是短短数月,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说着,眼泪大颗大颗落进杜霍的衣袍上:“姑母要我嫁去周家,我,我心都碎了,可为了不拖累三表兄,我愿意。可现在怎么办才好,这孩子,是三表兄的长子,难道就这样没了吗?”

她哭得幽怨,又一副丢了性命也要替他着想的模样,让杜霍实在是不忍心,他揽着她,心里也是乱糟糟的,这才月余,怎么就有了,周家那门亲事怎么办?阿娘可是收了周家的定礼了,可也不能让沅娘带着身孕嫁过去呀。

不知道萧氏肯不肯答应留下沅娘,把那定礼赔给周家,不管怎么说沅娘肚子里的是他的长子,她该大度贤惠的。

他皱着眉想了很久,终究开了口:“你安心养胎,我去想法子,周家的婚事就作罢吧,日后不会教你委屈了。”

这一句话就像是救命稻草,让裴沅那哀怨的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相信一般抬起头来:“三表兄,你是说……我能留在你身边了?”

杜霍看她那一副惊喜的模样,心里又很是满足:“是,晚些我与萧氏说,让她安顿你。”

裴沅又是欢喜又是眼泪,伏在杜霍怀里:“我真是做梦都不敢想,能日日陪着三表兄了,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事。”

好像能够给杜霍做妾都是她莫大的福气,这让杜霍对她更是怜惜不舍了。

他打定了主意,便起身回秋实园去了,府衙那边他还没有听到消息,就想等着萧容悦回来,让她安分守己不能再去府衙闹事,还有就是收下裴沅的事。

虽然萧氏已经把事情闹开了,但那些事与杜家关系不大,婆子是她自己的婆子,人参是她娘家送来的,就算要闹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若想安安生生留在杜家,就该知道什么叫循规蹈矩贤惠得体,早早罢手得好!

然而才出了聚萍院,长柏已经在门外急得直搓手:“郎君,府衙那边有消息了……”

杜霍没听完已经面如土色僵在原地,半晌都动弹不得:“你说她求了义绝?”

“是,还说要府里还她五万缗压箱钱,黄司马许了。”长柏这会子也是神情慌张,“夫人与那萧夫人也是……让林妈妈送了五千缗去府衙,才免了牢狱,可还没断,说不得之后还会不会……”

最可怕的是那公堂外旁观的人不知有多少,现下已经流传得街知巷闻了,说杜府大夫人算计儿媳萧大娘子的陪嫁,与亲家萧夫人联手要害了萧大娘子,逼着萧大娘子义绝立女户,这样的事还有人证物证,谁也不敢说这是胡说。

杜家的名声这一次怕是真的要没了!长柏心里暗暗叫苦,之后杜家在这江宁府可怎么待下去。

只是这些杜霍一时都顾不上,他满心满脑子都是那一句萧氏要义绝,那个商户女居然要跟他义绝!她不但不求着他的欢喜,不安分守己在杜家过日子,竟然要义绝。

他想起了那一日她看自己的眼神,讥讽轻蔑还有丝丝冷漠,分明是早有打算。

对,这一切都是她早就打算好了的,什么尹家的宅院,什么参汤毒死婢女,都是她的计策,她早就想要摆脱他,摆脱杜家了!

杜霍陡然清醒过来,却心头更是冰凉,凭什么,她一个商户女凭什么!她明明就是萧靳给他的投资,只是带着陪嫁嫁进门来的一个物件,凭什么生出这样的心思!肯娶了她这样低贱的女子,让她留在杜家做个摆设已经是他的慈悲,她却想着要摆脱他!她怎么配!

这个发现让他更加愤怒,再也止不住,疾步冲向秋实园去了,吓得长柏慌忙跟着,郎君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气糊涂了?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