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七十四章 不能依靠的娘家(第二更)

比起杜家的吵闹,萧家一片安静,安静得让人有些害怕。

萧靳坐在书房里,看着眼前神色淡漠的萧容悦,一时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悦娘,你姨娘她……终究是生了你弟弟妹妹,你舅舅他们面上也不好看。”

萧容悦不曾去碰桌案上奉上的茶汤,只是清清淡淡地说着:“阿爷要留着她便留着,与我是不相干的。”

萧靳皱了皱眉,对女儿那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有些不满意:“她是错了,办了这样糊涂的事,但终究也是你姨娘,你是萧家娘子,便是要与杜家义绝也该先与我说了,怎么能闹到府衙里去,这岂不是要与杜家撕破脸去。”

萧容悦几乎冷笑出声了,难怪前一世萧氏会受尽了委屈也只能留在杜家,因为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回娘家求救也无用,对于萧靳来说,萧氏就是个有利用价值的物件,送到杜家去换来萧家的依靠,至于这个物件过得好不好那就不在他的考虑中。

就连到了现在,小柳氏与裴氏联手要毒害她,他竟然还在考虑与杜家的关系,还要留下小柳氏,就是因为他有不少买卖是交给小柳氏的弟弟柳五,若是将小柳氏赶回了柳家,怕自己的买卖也要被耽误了。

她慢慢抬眼,盯着面带怒色的萧靳:“都说阿爷是江宁府里的金算盘,最会经营打算,不知道在阿爷眼里我的命值多少?”

她说罢,又自嘲地一笑:“应该值不了多少,至少连杜家那样满门污秽的人家都比不上。”

萧靳一愣,很快更是恼怒:“你在胡说什么,萧家能有今日都是我费尽心思打点经营,你的婚事也是长辈们定的,便是他有什么不好,杜家有什么不好,你也该回来与我商量,事事也要替萧家多打算,怎么能任着性子胡闹,闹成这样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萧容悦已经起身来,冷冷看了他一眼:“阿爷要拉拢杜家,不必用我,你府里有上赶着要嫁去杜家的人,只管送了她去就是了,省得姨娘还要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我已经请了立女户,明日就要准备出发去长安,这江宁府怕是难得回来了,日后阿爷愿意如何都与我无关,要把那又毒又蠢的女人留在府里也都随你,横竖日后府里的名声坏透了,耽搁得也不过是乐娘和阿梧。”

一直躲在外边听着的小柳氏听到萧容悦这几句话,脸色大变,顾不得再避着,推了门进来眼泪止不住流着向着萧容悦就要拜下去:“悦娘,你念在我教养你这么些年的份上,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我也是一时想岔了,想着你在杜府病了这么些时日也不见好,那杜大夫人又说了若是你没了,就让乐娘入府作继室,你也知道咱们萧家商贾出身,若是不能有个依仗,何时才有出头之日。”她说着,用袖子掩着脸哭泣起来,“我这是猪油蒙了心了,昏了头了,我怎么舍得……你是跟在我身边养大的呀!”

“杜家大夫人与杜三郎待你不好,你受了委屈了,只管回来吧,让我好好照顾你,断不会再有别的糊涂心思!”

她不过说了两三句,萧靳脸上那点怒意已经散去了,看着小柳氏拜在地上凄苦的模样,心头更是有了不忍,转头看向萧容悦:“她终究是你姨娘,当年你阿娘过世的时候,把你交给她教养,这些年她待你也是尽心了,你就不能……”

萧容悦看着这一对,忍不出嗤笑一声:“就是因为我阿娘让她教养我,所以她才能进了萧家门成了正房夫人,你说这些年她待我不错,可这些年萧家的荣华富贵她也没有少享,这也不过是桩公平的买卖。”

“现在她能够为了惦记我嫁进杜家,想让乐娘作继室就对我下毒手,日后说不得就会惦记阿爷你的钱财,对你狠心绝情,”她看着萧靳的脸色一变,轻蔑地一笑,“我是她身边养大的都是这样,阿爷可还有几个妾室,万一日后府里还能再添几个弟弟……”

话不用说完,萧靳已经彻底沉了脸,地上哭得凄婉的小柳氏的抽泣声也没了,倒是瞪大了眼又惊又怒看着萧容悦。

该说的都说了,之后有什么她也不想再过问,当初就打定主意立女户,便是知道这边也不比杜家干净多少。

看着萧容悦起身往外走,萧靳还是唤住了她:“你要去长安?”

萧容悦点点头:“阿爷给的那几个铺面我就不奉还了,照说我若是大归,日后少不得还要跟弟弟妹妹们争这些,我没那个心也不想多要,只要了长安那几个铺子,之后会让人把江宁府这几处铺面的契书送回来。”

这一样换一样,算得明明白白,看来是真的不想跟这边有瓜葛了,萧靳心里也有些不舒坦,叹了口气,摆摆手:“你走吧,那几处也都给你了。”

终究是他的女儿,当年大柳氏与他也算夫妻情深,只留下这么一个女儿。

地上的小柳氏急了,要起身来再说几句,她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萧容悦真的就这么走了去立女户,那样一来她带走的那许多陪嫁岂不是半点也不能留下了!当初给她准备那么丰厚的陪嫁,为的是之后让自己女儿嫁过去,顺理成章地得到手里,可现在……

萧容悦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向着杜霍深深一拜,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了。

刚到她让人赁下的宅院外,郑妈妈已经使了人回来送消息:“……杜家说眼下没有这许多银钱,想要宽限几日。”

十几个箱笼齐齐整整摆在门口,又有那几个婆子卖力地吆喝,围了不知道有多少看热闹的人,杜家就是再不要脸,也不敢说不给。

可现在的杜家只怕还真是一时拿不出这许多银钱来,萧容悦也知道,只是她可没耐心等,只想尽快赶回长安去。

她垂了眼思量了一会,唤了竹苓过来:“让人去趟周家,还有姜府,把今日的事一件不落地传过去让他们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