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七十七章 奇怪的娘子(第一更)

到了山阳的运河码头上,已经早早等在外边的管事刘安一路小跑过来,在萧容悦的马车外叉手行礼:“娘子,船已经备好了,就在码头边泊着,船家也等着了。”

萧容悦撩开帘子,看了看热闹非常的码头,笑着点了点头:“辛苦了,让他们先卸了大件的行李送到货船上吧,等我们用了饭就启程。”

刘安忙应着,又殷勤地道:“前边不远的吉祥酒馆河鲜做的极好,还有一道团油饭很是香糯,娘子若要去,我这就过去教掌柜的准备好。”

萧容悦不由多看了他一眼,只见他矮矮个头圆脸五短身材,看起来貌不惊人,满是和气的笑容,眼里也便多了几分笑意:“也好,你去安排吧。”

刘全欢喜地应承着,快步去安排去了。

“这刘全是在哪一处当管事的?”萧容悦转过头问郑妈妈。

“先前是帮着柳夫人打点铺子上的事,这一回娘子把江宁府的铺子卖去大半,他便帮着打点一路的行程,还没有别的差事。”

萧容悦点点头,看来大柳氏身边也不是没有得力的人,只是不知道前一世萧氏如何是半点没能用上,被杜霍钳制得死死的。

不过这会子她也不急着这些,去了长安还要好好打算,一切等见了孟钰,与他商量了再决定也不迟。

刘安办事很是利落,不过一会功夫,萧容悦已经带着郑妈妈和三七她们在雅间里坐下了,酒馆的掌柜很是热情地隔着屏风给萧容悦问好,介绍了山阳码头的特色。

“若要说真的好,咱们山阳这里山清水秀,鳜鱼是最好的,乳酿鱼也是拿手的,不如……”掌柜的笑眯眯说着。

萧容悦瞥了他一眼:“方才还觉着你这酒馆开在码头边,食材自然是上好新鲜的,想必手艺也不差,现在听起来却觉得不实在。”

“眼下已经是过了仲秋了,天凉一日胜一日,鳜鱼也远不似春夏时肥美,这会子拿了作乳酿鱼肉也柴了。”

掌柜听了苦笑摇头:“这是碰上行家了,还请娘子见谅,实在是这几日码头送来的鳜鱼多了,小店的乳酿鱼是真的不错,所以……”

萧容悦一笑:“罢了,我们瞧着也不像是回头客,难免店家会欺生。”

她歪着头想了想:“这时节黄尾最肥美,作丁香淋脍最好,不过不要全鱼,只要鱼背脊上那两条无骨的,切薄片淋上香油。”

“鲈鱼作鱼酢最合适,再来一篓子蟹,一半取了膏黄和蟹肉淋上五味和细面作饆饠,另一半就干干净净蒸了端上来给她们解解馋。”

她说一样,掌柜的点一次头,细细记着,待她说完已经赞不绝口:“娘子实在是行家,这一番吩咐实在是再妥帖不过,小的这就下去安排,另外再添上一道竹筒浸虾,还有小店招牌的团油饭送给娘子,算是聊表歉意。”

萧容悦一笑,点点头:“有劳了。”

只是她不经意间瞥过用屏风隔开的隔壁雅间,却是隐约看见有个身影站在那里,像是在听着这边说话,不由地疑惑起来。

那掌柜的得了吩咐飞快出去安排,屏风那边的客人也唤了他过去:“照着方才那位娘子的也给我们安排一桌。”

这倒是会讨巧,听着旁人点菜,自己也跟着沾光。

广丹撇撇嘴,探头朝着那边瞧了瞧,奈何屏风遮得严严实实也瞧不见,愤愤道:“一准是方才偷听了,自个儿没见识,只能跟着学。”

萧容悦失笑:“无妨,也不是什么要紧的,由得他们吧。”

隔着屏风的程瑜听到萧容悦的话,一时也失笑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素来不讲究吃用的,怎么会听了她方才那番话,忍不住也想尝一尝,想瞧瞧是不是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好。

这位萧氏娘子还真是个奇怪的人,前两日还在江州府衙公堂上一副病得起不了身的模样,被婆家骗了陪嫁,被继母婆婆下毒毒害,说起来算是人间惨剧了,便是不死也要悲痛难过多时,可她却没两日的功夫已经带着仆从清清爽爽离开了江宁。

看她言谈举止之中没有半点难过,就好像那些事与她毫无关系一般,甚至还赶不上她嘴里的乳酿鱼要紧。

这实在是教人看不懂,程瑜看着屏风那边模模糊糊的身影,对这位萧大娘子越发好奇,她好像也是要乘船去长安,却不知道千里迢迢去长安做什么。

不过萧容悦是不知道他的疑惑,她带着三七几个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才戴了帷帽往码头上去了。

两艘宽大沉稳的杉木船停在码头边,一艘上面已经满满当当摆上了大件的行李,另一艘是客船,船舱宽敞干净,摆设也很是精致,一看就是仔细收拾过得,高高的大帆收起悬在桅杆上,船家已经笑着在码头上等着了。

三七与山茶两个唤着小婢把贴身用的行李搬上客船,竹苓陪着萧容悦看着船,嘴里惊叹道:“这样大的船,便是把行李也安在这一艘上也是尽够了的,如何还另放了一艘?”

刘安跟在后面笑着解释:“自来行船都是讲究个稳妥,虽说水路不比陆路曲折,但难免遇到些麻烦,那时候若是都在一艘上,反倒拖累了行船,娘子吩咐了,我便准备了两艘,把大件的都放在那边,我与几个管事带人守着,娘子带着诸位姑娘在这一艘上歇息。”

萧容悦很是满意,点点头:“刘管事想得周到。”

刘安辛苦许久就是为了这一句,欢欢喜喜谢了萧容悦,这才去催着船家准备出发。

离萧容悦的船不远处,程瑜也带着几个随从上了一艘小船,他的船可比不得萧容悦的那般宽敞阔大,只是一艘容四五人的小船,这会子也挂了帆,准备出发。

随从里的从文素日就跟着程瑜身边,最有眼色,方才在酒馆里就见自家郎君对隔壁雅间的那位娘子的话很是有兴致,便特意留意了一下,这会子刚坐上船,便一眼看见正在登船的萧家众人,连忙向程瑜道:“郎君,那不是那位萧大娘子吗?她也登船了。”

程瑜看了那边一眼,嘴角微微弯了弯:“她也是去长安的吧。”

从文看着萧容悦的大船好不羡慕:“只是这位大娘子出手真是阔绰,那样大的船,便是想在船上闲逛也是能的。”

说着又噘着嘴瞥了眼自家的小船,暗暗腹诽,郎君还真是抠门,明明是得了差事去江宁府,却要赁这样的小船,这四五号人挤在一起想疏散疏散都不能。

程瑜这时候却是看着已经鼓满了的帆,听着船破水而出慢慢离开码头,心里一直悬着的那一块慢慢放下些了,眼下看来应该是无事了,或许江宁府的那几桩并没有什么问题?

()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