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八十三章 善恶报应 祸福相承

大云寺在安仁坊里,一进市坊的巷曲便可见往来如云的供奉香客,大云寺里高大的银杏树枝叶都伸出了院墙,金黄的叶子落了一地,马车便从这金黄上碾过去,停在了寺院门前。

庞氏扶着婢女的手下了马车,抬头看了看烟雾缭绕中的寺门,还有殷勤地在门前便合十拜下的香客,皱了皱眉才开口:“去看看卫尉夫人到了没有。”

早就等在门外的赵府婆子忙上前叉手行礼:“夫人,我家夫人与娘子已经在寺里上香供奉了,等着夫人来了再一起去听经。”

庞氏这才点了点头,带着婢女往寺里进去了。

高大肃穆的宝殿里供奉着观世音像,白玉雕刻的佛像慈眉善目,半闭着眼俯视着下面殷勤上香叩首的秦氏和赵婉儿,听着秦氏低低声说着祈求。

“汝阳侯夫人来了。”跟着秦氏的张妈妈进来回话。

秦氏这才起身,带着赵婉儿一起迎出去,笑着道:“夫人今日来得早。”

庞氏倒是一脸歉疚:“是我失礼,这几日都是夫人先过来,今日还让婉儿也跟着等我。”

赵婉儿娇美的脸上露出羞怯的笑容,向着庞氏婷婷拜下:“夫人,婉儿失礼了。”

“快起来,有些时日不见婉儿了,出落得越发好了。”庞氏连连夸赞,亲自上前拉了赵婉儿起来,又转头吩咐跟着来的胡妈妈:“让寺里准备好斋菜,听了经我与卫尉夫人和婉儿一起留下用饭。”

她说着又回过头向秦氏抱歉地笑了笑:“原该正正经经请了夫人与婉儿去我府上的,实在是……这样实在是简陋仓促,还请夫人莫怪才好。”

秦氏轻轻一叹,神色也不太自在:“窦氏刚没了,府上是不大便当……”

她话没说完,赵婉儿望了她一眼,抿嘴一笑接过话去:“夫人说得见外了,早就听说大云寺的斋菜做得好,阿娘与我说来试一试,不曾想一直未能如愿,今日倒是得了夫人的好处,能尝一尝滋味了。”

她语气轻松,不过三两句已经将那个沉重的话题转开去了,连庞氏都笑了起来:“婉儿的话教人听着打心里喜欢。”

她问了时辰,又与秦氏道:“前头怕是要讲经了,咱们过去吧。”

秦氏再向着宝殿正中的观音像合掌闭目默了默,虔诚地念了几句,这才带着赵婉儿与庞氏一道出去了。

大云寺的讲经在长安都是极为有名的,不少香客是早早就在大殿前等着的了,庞氏她们自然不用跟他们一样在殿外的石阶上坐着,小沙弥早就搬好了屏风榻席,还奉上了浓浓的禅茶上来,她们旁边也都是这样用屏风隔开的“雅座”,都是给这些非富即贵的女眷们听经的地方。

庞氏的心思不在听经上,她着意打量着赵婉儿,从头到脚细细看了,脸上始终是温和的笑容,也瞧不出有什么,直到看见赵婉儿脸上那抹微微泛起的红晕,才笑着开口:“眼瞧着又过了仲秋,大郎如今在御史台领着差事,听侯爷说转过年去怕是要各道各州府走一走,如此才能积攒资历。”

秦氏点头道:“郎主也时常与我说,御史台最是不易,但若熬出来了,日后二品三品是不难的,世子如此年轻有为,日后必然前途无量。”

“夫人若真心觉着好,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窦氏刚过了,这日子也不好定的太早,晚了又怕耽误了,”庞氏笑望着秦氏,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不若就在来年开春怎么样?”

“这件事也实在是为难,原本该请了保媒和冰人先登门求的,但府里如今还是……”庞氏叹气,“只好委屈婉儿了,先定下来,再过些时候我去求梁王妃赏个脸面定下这门婚事。”

秦氏原本还有些犹豫,赵婉儿却是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角,她只好笑着点头:“也好,这是婉儿的福气。”

赵婉儿抿着嘴低下头,红霞满面,目光盈盈俱是欢喜。

这时的讲经台上惠明禅师正说到“善恶报应,祸福相承”这一段,说到那村妇刘氏嫉恨邻居王氏儿女双全,夫妻恩爱,起了歹心害人,死后便下了阿鼻地狱受尽苦楚,教导香客信众从善不为恶,因果到头皆有报。

隔壁雅座里不知道坐的是哪一位,低低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却没有半分欢喜,倒像是满含悲愤与怨恨,听得秦氏毛骨悚然,不由地转头盯着那屏风想看看是谁,奈何终究看不清楚。

她素来最虔诚信佛,对怪力乱神之事也深信不疑,这会子不知为何心里发虚,向着庞氏强笑道:“有这样的喜事,我再去给菩萨上柱香,求个平安如意。”

说着便唤了赵婉儿随她同去宝殿再上香。

庞氏已经把正事办了,也不想再过去,便笑着道:“夫人慢去,我听这讲经说的好,就在这再听一会。”

看着秦氏母女出去了,胡妈妈才上前来,轻声道:“宓夫人刚过世数月,只怕这婚事报到宫中,陛下会……”

她没说下去,但人人都知道宓夫人在陛下眼中是不一样的,她自幼在陛下身边长大,深得陛下喜欢,宓夫人陡然病故,陛下还动了大怒,命人将看诊的太医官都革职发落了,汝阳侯府险些也被迁怒了。

庞氏冷笑:“若不是大郎提了这门婚事,我怎么会答应再娶这么个进门,一个个都是不安分的,哪里有半点贤淑的样子。”

她端起禅茶吃了一口:“卫尉夫人不是陛下的亲族吗,与梁王府也是亲近,赵大娘子也是陛下身边养大的,难不成还比不过一个孤女,她会有法子的。”

这个她自然不是愚蠢无能的秦氏,而是赵婉儿。

隔壁雅座里的那位客人像是也坐不住了,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带着婢女转过屏风出去了,庞氏也没在意,不耐烦地依在凭几上听着讲经,心里却在盘算,若是要娶赵婉儿,这陪嫁与彩礼该怎么给,赵家肯定不会委屈了赵婉儿,那样一来彩礼怕也不能少了,否则连梁王妃都要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