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八章 极品母女

看着女儿着急的样子,裴氏忍不住心疼,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你怎么就回来了,我还吩咐了待过些时日天凉快些再使了人去接你回来。”

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吩咐青叶:“去给大娘子盛碗诃子汤来,散散暑气。”

杜兰却是脸色难看:“阿娘,今日的事你该早早打发人说与我知晓,我也好回来帮你出主意,你可知道,这事若是传出去,莫说三郎的前程,就是咱们杜家也要丢尽了脸面,在江宁府都抬不起头来。”

裴氏急了,忙拉着她手问道:“可是你家婆母又说什么了?还是姜大郎知道了给你脸色瞧了?”

杜兰初嫁进姜家时,杜老尚书尚在朝中,杜家在江宁也是风头正盛,姜夫人蒋氏对她百般满意,她与姜循也是夫妻恩爱和美,事事都顺心如意,可惜花无百日红,因为朝中情势动荡,杜老尚书致仕回了江宁府,陡然没了依靠的杜家也便渐渐没落下来,这一两年姜夫人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姜循虽然尚算念情义,可也终究比不得从前了。

杜兰拉着脸摇摇头:“幸好阿娘让人递了话与我,不然闹开了更是没脸。”

她左右看了看:“萧氏呢?她如此有这样的胆量敢在杜家闹事!”

不等裴氏接口,她身后打着凉扇看着热闹的萧容悦笑眯眯地开了口:“姜少夫人。”

裴氏在旁沉着脸:“这是三郎的长姐!”

杜兰却瞪着她:“这就是萧氏?她还有脸在这里?”

她转头与杜霍道:“三郎,你娶了这么个妇人,还让她留在阿娘,这成什么体统,还不快让人带回去,杜家可没有这样粗鄙之人!”

杜霍脸上微微泛红,对萧容悦更是恼怒,正要开口,却听萧容悦不急不缓地道:“姜少夫人说的是,这可不就是没了体统,新妇入府不能留在席上用饭,反倒是嫁出去的娘子呼来喝去,也不知道别家可是这样。”

这话像根针一样,戳得杜兰面皮发红,又羞又怒:“好一张刁嘴,居然敢来说我,区区一个商户女也敢……”

对着她那要吃人的目光,萧容悦不避不让打断她的话:“既然嫌弃我是商户女,何不退了这门亲事,如今倒也还来得及,就教杜三郎写封放妻书与我,我带了陪嫁回去,教人送了彩礼回来便是。”

话音未落,裴氏等人都变了脸,何氏连忙道:“这是什么话,怎么就说成这样了,不过是说笑争几句嘴,哪里就至于这样了。”

她忙拉着萧容悦:“兰娘也是关心则乱,她是你阿姐,平日里也是时时记挂着这边府里,快别往心里去。”

话说如此说,心里却是暗笑不已,杜兰往日就仗着是杜家嫡女,嫁去了姜家成了长媳,眼高于顶,偏偏又习惯了在杜家颐指气使,明明是嫁出去的娘子,连娘家的事都要事事管着,对二房与三房也不放在眼里,现在看着这样可真是痛快。

裴氏哪里不知道如今是怎么也不能让萧容悦离开杜家,否则也就白白费了这些力气,娶了个商户女进门不就是为了那笔陪嫁,还有萧家的帮衬吗?

她不得不扯出一丝笑容:“你阿姐不是这个意思……”

可让她向萧容悦说软话,她又说不出口,也就只能僵在那里,手里却是拉着杜兰,向她摇头。

杜兰也知道眼下杜家的情形,只得暂时作罢,恨恨坐在了榻席上。

等到杜家三位郎主与杜二郎杜裕回来时,春华园的家宴才开了席。

裴氏还是没有忘记要折腾萧容悦,要她在自己跟前布菜伺候,就是不让她入席,何氏直撇嘴,都什么时候了,眼下这萧氏女可不是个任人搓扁揉圆的,她不想着先笼络着,还想着要拿捏。

不过她也乐得不开口,裴氏越是如此,说不得萧容悦越是与自己亲近。

她转头看向自己身旁坐着的杜裕,亲自斟了碗汤羹递过去,满是期盼:“今日回来的这样晚,可是宗学里又留了课业?”

杜裕目光闪躲,低声道:“是,夫子留了篇经义,我与邓家大郎二郎议了议。”

何氏很是欣慰,连连点头:“你课业要紧,不若下次请了他们来府里。”

杜裕闷闷嗯了一声,心思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何氏却没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只听说他发奋用功了,心里便欢喜不已,脸上笑容都多了几分,再看着长房里的几个,也多了些得意。

人人都说杜家三郎最是人才出众,年纪轻轻已经是解元郎,日后杜家还得靠着长房,从没人想起她儿子杜二郎来,可如今看来未必就是如此,若是杜三郎真得不成器,杜家终究还是要倚重二郎的。

先前杜家长辈和几房里议定了,要送了三郎去长安太学,还是宗学里的魏夫子亲自举荐才有这样的机会,可若是三郎靠不住,这个机会不就理所应当落在了二郎身上了?

她越想越是觉得不错,心也碰碰直跳,目光在萧容悦与杜霍身上来回睃着,心里越发有了主意。

这会子萧容悦没有察觉到她的目光,正挽着袖子弯腰给裴氏布菜,对着杜兰讥讽的目光,还有杜霍的冷脸,她倒是全然不在意,笑盈盈的倒像是贤淑温良的好儿媳。

只不过……

一不小心她手里的碗盏便没有端稳了,一碗热汤倒在了裴氏的案几上,洒了她半边衣裙都是汤汁。

烫得裴氏差点从榻席上蹦起来,尖叫着:“啊,你这是做什么?你要烫死我吗?”

萧容悦却是回以一脸无辜:“阿家,这汤太烫了,我一时没有端住。”

她掏出手绢来,脸上很是焦急愧疚:“我替你擦一擦吧……”

衣袖却又带倒了案几上的酒盏,刚热好的新丰酒又浇了裴氏一身,烫得她又一次尖叫起来,碰到的碗碟也摔了一地,稀里哗啦乱成一团。

萧容悦更是不安,还要再替她擦,裴氏已经气得绝倒,连连摆手:“你走开!你走开!”

狼狈地扶着婢女的手匆忙回房去更衣,出门的时候身子都是哆嗦的,也不知道是烫得,还是被萧容悦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