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九十章 来历(第一更)

洗手焚香,虔诚地诵经,中年女子眉目慈和,声音里带着一丝安抚人心的魔力,盘坐在蒲团上有着出尘的超脱。

只是萧容悦却是愣愣看着她,许久才回过神来,蹙眉低头疑惑不已。

她认出了眼前的人来,只是绝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

当年前太子李荣一心宠爱良娣裴氏,连皇长孙都是裴氏所出,天后不喜裴氏,遂将嫡亲侄女吕氏赐婚给太子,为东宫正妃,然而太子对这位年轻的表妹并无半点情意,自大婚之日起便冷落正妃,裴氏在东宫的盛宠和势力远胜太子妃。

到先帝驾崩,命太子柩前登基,赐年号隆德,隆德帝登基之时便厚封六宫,裴氏更是御封宸妃,位居四妃之首,仅在皇后吕氏之下,然而这个之下也不过是名义上的,隆德帝借口皇后身子不好,要常年在温室殿里静养,将宫中凤印交给裴氏代掌。

那时天后已经被尊为太后,在仙居殿里颐养,却因为宸妃之事,对隆德帝很是不满,还是皇后多次劝慰开解,太后才强忍着怒气,不过问六宫之事。

只可惜宸妃不知收敛,不但专权六宫,更是意图染指前朝,宸妃亲弟裴嗣昱谋求太尉之位,偏偏资历与出身都不出色,他只能求到御前。宸妃亲自设宴作陪,在隆德帝半醉之时开口,见他犹豫不决,宸妃使了性子,垂泪道:“昔年在潜邸,曾答应臣妾若得天下,必与妾共享,如今却连一个太尉之职都舍不得,陛下是要负了与臣妾的誓约吗?”

这一句话让隆德帝定了心,第二日早朝让门下下诏,却被一众朝臣劝谏,直言裴嗣昱才德不足以为太尉,恳求收回诏谕,却在众臣纷纷劝阻之下,隆德帝恼羞成怒,愤愤道:“朕是天子,这江山朕便是都给了裴家,又有何不可!区区一个太尉,又算得了什么!”

这番话很快被太后知晓,盛怒之下诏令辅政大臣,共商废立之事,隆德帝得知之后吓得手足无措,终究是在裴氏的提醒下,想到了皇后。

皇后被冷落温室殿数年,却还是不忍心,去含元殿求见太后,想要为隆德帝求情,只是太后心意已决,命人将皇后送去大兴宫,临朝称制开大朝会,终究是将隆德帝废黜为颍川王,即刻押送许州,宸妃裴氏赐死,裴氏亲族嫡支流放,隆德帝亲信大臣尽遭问罪发落,一时前朝后宫掀起轩然大波,这便是多年前那件人人心头发憷的废王之乱。

而那位被关进大兴宫的皇后终于在颍川王被送往许州之后被放了出来,太后怜悯心疼她无辜,又是多年被冷落,下诏赐她颍川王妃,领亲王妃的封邑,并不用随颍川王去许州,长安也赐了颍川王府。

只是那偌大的王府里没有男主人,只有这位孤零零的王妃,她自那之后便虔诚修道,常年在终南山脚下的别院里居住,不肯与长安勋贵府里往来,似乎已经是一心修道不问世事了。

看着眼前安详的吕氏,萧容悦却是暗暗叹息,必然还是有恨的吧,不然不会多年不肯踏入大明宫一步,也不肯见陛下和吕氏族人,这些年来茕茕孑立却依旧没有舍得解下腰间那块螭龙玉佩,那是颍川王下聘吕家时候的定礼。

只是她如何会在这里,又为何会来替自己做法事,明明是玄机女冠……萧容悦一愣,忍不住回头望向殿外,想看看那女冠在哪里,这难道是她的意思?

诵完经,吕氏抬起头,看着萧容悦正望着那几盏长明灯,明明是十七八岁姣好的面庞,此刻却是神色苍凉而无奈,她一时心头不忍,开口道:“娘子还需放宽心怀,纵有不顺,也不过是一时,还得向前看才成。”

萧容悦听她的话,微微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极浅极淡:“多谢了,不知仙长可有方才所诵的经书,我想借去抄上几本供在宝殿里,也算是替他们积福了。”

吕氏念她诚心,点点头让婢女宝莲去厢房里取了自己常看的那几本来与她,才又道:“你若是之后得闲,多来观里听听主持说解经文,能宽解心怀疏散沉郁之气。”

看着吕氏,萧容悦心里暗暗叹息,这位凄苦的王妃至今还是如此心善,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都忍不住出手帮一帮,明明该富贵安乐一生,却无奈被卷入了皇权之争,成了最无辜的牺牲品。

她叹口气,微微露了笑容,向吕氏道谢:“多谢仙长,过几日抄了经书我便送回来。”

看着萧容悦带着三七几人起身出了道观的门,吕氏才摇摇头转身往厢房去,却又在门前看见摆弄着花草的玄机女冠,一时笑了:“方才是故意让我去的吧,难不成是答应教我随你在这里清修了?”

玄机女冠小心翼翼地折掉万寿菊上的枯叶,堆放在花下,左右看了看,咧嘴笑了:“你白白在我这里吃了这些年的斋饭,帮我做做法事也应该,不过你尘缘未尽,修不了道。”

听她这样说,吕氏脸色却是微微发白,苦笑着:“这么多年了,主持总说我尘缘未尽,我却觉得早已是心如枯井,只盼能够修道超脱,再无他念。”

玄机女冠却是瞥了她一眼:“若真无他念,何必让人去打听许州的消息。”

吕氏愣了,一时尴尬地转开目光去,低声道:“许州送了消息来,他身子不好,病了好些时日了。”

玄机女冠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唤了小女冠倒了一盏茶来一气喝干,才缓缓道:“你该回去了,躲也躲不开的,天道自有定数,便是强求也不可改变。”

吕氏脸色暗淡,慢慢低下头去,许久也没有开口。玄机女冠倒也不再多说,只是转头吩咐小女冠去准备斋饭,她要吃天花饆饠。

小女冠瘪着嘴,兜着她给的百十来个钱,挎着个大竹篮子出了观门,嘴里还低声叨叨着:“昨日不是还说今日俭省些,只吃白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