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他的白月光

杀死他的白月光

更新时间:2021-07-26 23:45:08

最新章节: “殿试虽然是陛下钦点,但也是由各考官先阅卷,所以先摸清主考的喜好也还是很重要。”程漠说着,“比起在贡院时那许多人,殿试时更是会精挑细选,到后面还要有举荐的臣工,才能被定为三甲之列。”韩九听到举荐的事,一时皱了眉:“可是我不曾拜恩师,怕是没有人会举荐我。”萧容悦也微微蹙眉:“我们平日并不大与别的府里

第九十二章 姗姗来迟的杜家人

几辆不起眼的马车从明德门碌碌进了长安城,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得只能慢慢地走着,驾车的车夫显然是不曾见过这样热闹的情形,连连挥着鞭子驱赶着马匹怕撞上旁边接踵摩肩往来的行人。

马车里撩开一线帘子,年轻的女子探出头来,惊奇地看着街市上的行人和商铺,满眼的兴奋,却被身后马车里另外一把凉凉的声音给打断:“表兄,长安不比江宁府,勋贵世家不知多少,咱们来了长安便该立了规矩,可不能教人以为咱们是那种没有规矩没有见识的人家,瞧了笑话去!”

正看得欢喜的木莲如同兜头被泼了一盆冷水,回头看坐在马车当中的杜霍,只见他冷冷望着自己,唬地连忙收回手坐了回去,嗫嚅着道:“婢见长安繁华热闹,从前在江宁府也不见这样的热闹……”

不过她的解释也没人在意,坐在另一边骄傲地昂着头的裴沅正巧笑嫣然与杜霍说着话:“说来我也有许多年不曾回过长安了,记得当年裴府就在安兴坊,那里都是公侯府邸,规矩严着呢,便是出门也不让乱看乱说,会丢了府里的脸面的。”

她只是浅笑盈盈向着杜霍说话,理也没有理会那边冲她瞪眼的木莲。

杜霍却是蹙眉,点了点头:“长安不比江宁,日后更是不能乱了规矩。”

木莲垂了头,心里却是愤愤,都已经是这幅模样了,还在死撑着什么江宁杜氏的脸面,也不看看这一家老小像逃荒一般来了长安,吃穿还没有着落呢,反倒在这里装腔作势。

杜府还是分了家,二房与三房各要了一间铺面一处庄子加上五千缗钱分了出去,长房只得了那间府邸,还为了填补给二房、三房钱银把府邸也给折了现,一家子老小只能跟着杜霍来长安,打算在长安盘下一处宅院再做打算。

不过公账里早就已经空空如也,所以杜奎拉了脸逼着裴氏把她自己的陪嫁拿出来填补亏空,裴氏病得七荤八素却还撑着一口气,与杜奎大吵一架,若不是杜奎拿着休她回裴家的话来,她恐怕死都不会答应。

终于在裴氏心疼地拿了自己的体己钱出来后,才算把杜府分家,赔周家定礼的事给办妥了,一家子挤了这几辆马车,带着婢仆和家当来了长安。

不曾想路上遇到了二房,何氏赁了艘船,也是要与杜易、杜裕一家去长安,远远在山阳码头看见,何氏却是吩咐船家快走,都不愿意与长房的人招呼一声,把杜奎气得发了好一通脾气,直嚷着要把杜易唤回来好好教训一顿。

奈何人家赁了船,他们却舍不得钱银,只能坐着马车,怎么也赶不上了,只能憋着气颠簸了这许多天才到长安。

车马劳顿,裴氏还病着,已经吩咐林妈妈早些安排人骑马先往长安来置办宅院,不过只给了五百缗钱,再要多的她便闭着眼只当听不到,任由杜奎吹胡子瞪眼睛,只当看不见。

“阿娘,要不我还是回江宁吧,我走了这些时日大郎也没个信来,先前还教人把陪嫁的箱笼都给送回来!他怕是铁了心了,若是这会子回去,说不得……”杜兰坐在裴氏身边,喃喃低声说着。

裴氏蓬着头,靠在软枕上看着她,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他把你陪嫁给送回来了,姜家已经写了放妻书来了,你就是回了江宁也进不了姜家的门了!”

看着杜兰眼眶泛红,脸色煞白,她反倒笑了两声:“你如今大归了,吃用都得花钱银,让人把陪嫁都清点出来放在公账里来,总不能让你阿爷和三郎白白养着你吧!”

杜兰缩了缩身子,盯着裴氏:“阿娘,那陪嫁是我下半辈子的依靠,里面还有当初祖父祖母给的,还有公中的一份,如何能够……”

裴氏不等听完,就咬牙切齿:“我养了你这么些年,疼了你这么些年,你就眼睁睁看着我被你阿爷逼成这样子,连自己的陪嫁都要拿出来养着你们这群白眼狼?你们不是孝顺吗?孝在哪里了?”

她连连锤着马车,吓得白芷几个都躲了出去,前面戴姨娘的马车也听到了动静,戴姨娘正陪着杜奎说话,听到声响便撩开帘子往前看,低声道:“只怕是夫人又在教训大娘子,这一路上一直不曾消停过。”

杜奎耷拉着脸:“她怕是已经疯了,兰娘已经被她累得被赶回来了,她还想怎么样!”

一想到江宁府的事他气得咬牙切齿,好好的杜府大郎主当不了了,还被逼着这样落魄得来了长安,都是裴氏做的好事。

戴姨娘知道他恼得厉害,忙斟了盏茶端上去:“郎主快消消气,夫人也是无心的,她管着府里中馈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又是教养了大娘子和三郎君,就是到了长安也得靠着她管家呢!”

她不提这个还好,提起来杜奎的怒火更盛,阴沉沉地道:“当初几位叔伯便说了要把她送到庄子上去,待这边安顿了,我就让人送她去,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她留在府里。”

戴姨娘迟疑:“可是这边不能没有人管家,不如让大娘子……”

“她一个大归的娘子能管什么,若真有那本事如何会被姜家赶回来!”杜奎更不满意。

戴姨娘叹气:“这也是,没个让和离回来的娘子当家的道理。”

听她说着,杜奎却是抬头望着她,皱了皱眉又舒展开:“说来你进门也有好些年了,跟在我身边也算循规蹈矩,你的院子里管束得也好,倒是个合适的人选。”

戴姨娘吓一跳:“这如何使得,妾只是个姨娘,如何能够当家,夫人若是知道怕是要……”

杜奎却像是打定了主意,大手一挥:“我说当得就当得,这个家还轮不到她作主!”

马车在永阳坊的小宅子前停了下来,杜奎带着一家人下了马车,抬头看着破败狭小的宅院,他眉头皱成了川字,满脸愤懑。

堂堂江宁杜家嫡长房居然沦落到要住在这样的宅院里!

一旁的林妈妈小声道:“五百缗在长安着实盘不到合适的宅院,这一处宅子价钱倒还便宜,所以才定下了这里。”

就算是在江宁府,五百缗也不够买下一处大宅子的,何况是在长安城里,这一处宅院还是误打误撞找着的,总算是给这一大家子一个落脚的地方了。

不满意也没有用,除了这里一时也找不到别的地方了,杜奎只能带着大大小小进了宅院去。

杜霍却是在那宅院门前停了步,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一处宅院好似有些熟悉,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让他心里很有些不安。

()

搜狗